我忘了,大概三個月之前……

 


 

 


嗯,我快要回來了。
不過也說不準,回來的是不是原來的。

該從哪邊說起呢,老掉牙的開頭。

感覺很像是隧道般的陰影罩了下來,有種全罩式安全帽的侷限,一圈正好的限制,把整個人包裹起來的枷鎖,生存必須的洞口,可以凝望前進的光亮還在,不過也僅此而已。
也許,掙扎太過費力了,所以昏睡了好一會。

然後,
也沒有什麼然後,

生命自尋出路。
就算是撞破頭傷痕累累茫茫然的出路。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