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漸漸燥熱了起來,似乎連滑鼠上的食指,也滲出那股沾染汗水的黏膩感,喀喀的按鍵聲漸息

 

漸入夏天的夜晚,洗完澡,站在電風扇的微微風前,撥著微濕的頭髮,無意識的發起呆來,或許是因為白天的忙碌,讓我現在呈現一片空白的樣子,明明還有時間,卻什麼都不想做

 

今晚的天空很黑暗,沒有半顆星子

 

只是望了一眼,繼續機械化的收起晾在陽台上的衣物,太相似了,和我的心情,看似一片晴朗無雲的大好天氣,卻不見半點星光,黑暗的讓人心驚

 

而我卻一點波動也沒有

 

接近夜深人靜的時候接到P的電話,知道我這個時候還沒睡,是我們之間的默契,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閒聊的一句一句,我們努力的讓對話接續不至停頓,爲的是什麼呢

 

在朋友問起近況的時候,總是莫名的勾起嘴角,說著很好很好,接著公式化的把唬濫惡搞的那套搬出來搞笑,用對方的笑聲堵住接下來他們即將開口的問題,難得在哈哈大笑完還有力氣繼續問下去的人,而我就會接著說,最近都很努力的學習著新東西,語焉不詳的結束像是一連串的點點點

 

唐塞,諳說過,跟我講話,很難問得到想知道的東西,除非我自己想講,因為我反應的太快,轉移聽者注意力的功力又是該死的好

 

標準的雙子座個性,我是這樣的回答,再次證明諳的觀察,我只是不想承認我的防備,和我想築起的那到牆

 

J說過,你別堅強的像是不可思議的樣子,他懂,我的牆只是比別人高比別人厚,裂縫小的可以藏在紋路之中,那扇要有要鎖匙才開的了的門,又常常有意志的自我消失換位置

 

每個人都有把鎖匙,只是不知道門什麼時候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對J而言,這些都不是阻礙,他不需要鎖匙也不用繩索裝備,就可以輕易的穿越我的防禦,因為他是J,像是魔力高強的魔法師,眼前奔騰而來的萬馬千軍只是幻影

 

而諳,反而比較像四處遊歷的精靈,憑著他神準的直覺,找到那扇門,然後叩叩的輕敲,並不是件困難的事,不過,以精靈的個性不常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P這個獵人,我不知道他打哪來,也不知道他為何而來,他只是不小心的從裂縫的地方撞裂了一部份的牆壁,而現在,跟我隔著那到牆壁聊天而已,我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我,我們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接續著,沒把握,對方會在這裡站多久

 

看著空中的毛屑飄下,在毫無溫度的日光燈下,反射著光線,一閃一閃

 

結束電話,我只能維持著這樣的表情,不太費力,因為沒有表情

 

不想去猜測P按下通話鍵的原因,那有太多的可能,在沒有P的證實之前,除了把自己弄得心情起起伏伏之外,似乎還不會造成其他的結果,而我不喜歡那種不安穩的感覺

 

硬生生的截斷對話,表明結束的語氣,似乎帶著意一絲不耐煩的口吻,聽到的是微微遲疑之後的轉折,在錯愕之於順著我的語氣,當著我的面,掛上了電話

 

我是故意的,我想你不會知道,這樣散發拒絕的電波

 

我很累了,我不知道你還要等多久,或許你等的人根本不是我,我殘忍的逼迫你下決定,目前這樣然後從此以後,還是,我們再往前,甚至,後退

 

別敲了我的門,等我應了門又不聲不響的離去

 

因為,愛是很花力氣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