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是個上進的選擇而已』

 

該是卯進勁衝刺向前的時候,我卻猶豫起來了,想東想西,之前一直都是很篤定的,直到現在才開始崩盤,如果那樣,那以後會怎樣,這樣的話,又會怎樣,弄得腦袋裡完全空轉,沒有出現正經有建設性的東西出來,就像意若思鏡一樣,除了幻影,毫無建樹,然後對未來的一切,充滿不安,甚至開始有點神經質的要逃避開有關的一切

 

說穿了,只是我沒有下定決心有所覺悟的準備考研究所,我沒有很明確覺得,那就是我要的,只是比周圍的人更早體認,『承認吧,你不可能不考研究所的,』只是這句話比較早在我的腦袋中響起而已

 

隨著年級越長,離畢業的時間越來越近,若有若無的,老師們提起“畢業之後要做什麼?”這話題就會愈來愈頻繁,有的老師直接了當的告訴你

 

「研究生祇是老師跟學校的廉價勞工而已,研究所沒有你們想像的那麼崇高」

 

「有名的學校怎麼來的,有名的老師來的,有名的老師怎麼來的,他發表的篇數多,論文的篇數怎麼來的,研究生做出來的,因為,有名的學校要到的錢比較多」

 

「進研究所並不是畢業的唯一選擇,不要等念了一年才發現,是在浪費老師跟自己的時間,唸的不甘願拖累整個研究室的氣氛」

 

「就算進了研究所,也不保證一定找得到工作,學的東西還是跟社會上要的有差,也不是當了研究生就好找工作」

 

「研究所跟大學是有很大的分別的,根本就是兩回事,大學混的很好不代表研究所就可以適應良好,不要以為畢業是理所當然的」

 

「必須要盡你的能力作到最好,來學著掌握自己的時間,否則,你的私人時間會很少」

 

「念研究所除了要努力,個性也是要考量的」

 

「學歷當然會有所助益」

 

聽到一堆都有念過研究所,而且都念到博士的人,以各種不同的角度,現實的向我們闡述,甚至是恐嚇,如果把“跟切身相關的嚴肅問題”這條件抽走之後,其實同樣的一件事,卻會有很多種不同的觀點,本來是有點好玩的事情,但是,如果這些可能是做決定的參考資料,大概就沒有人笑的出來了

 

針對同樣的主題聽了快兩年多,我最有印象的是一位,我系上很有名的元老級教授,這位教授的外表看起來很年輕,雖然年紀已經達到我們這輩爺爺奶奶的年紀,課堂上他隨口提的話,事隔一年,我卻很難繼續一笑置之

 

他只是帶著淺淺微笑講了句,「你們只是不知道要做什麼,而考研究所,看起來像是個上進的選擇而已」

 

他那句話,讓前幾秒中還在笑,教授說他當初在美國念博士班時,為了要省錢就在院子裡自己種菜,可是卻把郵購來的菜苗,葉下根上倒插進土裡,把笑的正高興的我給硬生生的用力扯了一下

 

的確,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我不像琳琳,升上二年級之前就已經決定,一定要考到生技類研究所,而她也非那類研究所不念,就算畢業之後也要從事那方面的工作

 

我沒有那麼篤定,也不夠確定,除了學生這個身分之外,我還想到可以做些什麼,但是,我也沒辦法像大學長那樣,可以因為家裡的一句話,就算在怎麼辛苦還是念到博士,也不像雅雅學姊那樣,有勇氣的放棄原本的一切,換了個身分重新試試看

 

很多時候我真的覺得,對於實驗室,我真的是可有可無的,而我也相信,對於整個學術界,我也是可有可無的,比我還天資聰穎努力用功,做實驗更勤快細心,更可望拿到碩士文憑的人,大有人在,而我接續的念,只不過不會讓之前的時間,我的、老師的、大學長的,實驗室的資源,我用掉的那些藥品、水電、耗材等等,化為烏有而已

 

的確,念研究所有很多理由,文憑、社會風氣、職業、專業能力...而我唯一持有的反對理由就是,『我沒有很想念』,同樣的,我對於當研究生這件事,也是可有可無的,原本應該要好好想想,多多體驗事物,但是多了“我不知道要做什麼”這理由在後面逼迫,這可有可無的可能就變得非得、一定要實現了

 

被我所不了解的事情逼迫,我並不願意,我的人生就要變成我不太清楚的那樣,可是,從以前到現在,其實都是這樣

 

或許,我只是還沒跟現實妥協而已,等我屈服了,說不定就不會想那麼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