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我一起走!」女孩緊緊的抓住我的褲管,「放手!」女孩無言但是那眼神倔的讓我想起從前在實驗室的自己,我嘆了口氣戴上安全帽,「快點!」

 

「喂!很帥的大哥……」

 

「喂!很酷的大哥……」

 

「喂!很厲害的大哥……」

 

「喂!不講話的大哥……」

 

「喂!你到底叫什麼名字?」一路上這個女孩只是一直這樣的喊著

 

我在人聲鼎沸的鬧區中,停下了車,「下車。」
 
  「我們要去哪?」女孩卻是動也不動。
 
  「你趕快回家。」「我沒有家,不然去你家好不好?大哥。」我聽見她笑。
 
  「那回去你住的地方,車錢。」我掏出了幾張大鈔,塞進女孩的手中,女孩不笑了。

 

「錢!又是錢,錢我多的是!我以為你跟他們不一樣,沒想到你跟他們一樣,就只會用錢來打發我!那你剛剛為什麼要救我,你想要什麼,裝什麼好心,說啊!」女孩伸手一巴掌我臉上打來,我反射性的握住她的手腕,冷冷的說「快回家!」我把女孩拖下車,她不願的站在地面上亂蹬。

 

「你懂什麼!」女孩大聲的叫著,「少鬧彆扭了,別拿自己的人生來玩!」說完,我頭也不回的騎車離開。

 

  

 

 

睡醒,我慢慢的吸了兩口氣,為什麼我覺得全身無力沉甸甸的,昨天掃的那一腿跟在實驗室受的嚴酷訓練比起,根本連熱身都不到,怎麼會有這麼嚴重的肌肉酸痛,轉頭想看看現在幾點了,我看到……

 

雷闇亮晶晶的眼神,他正像個死人骨頭一樣的賴在我身上,「滾開!」如果可以我要在他那礙人的笑容上轟個兩拳,因為他像隻八爪魚一樣的緊緊纏住我,「你的答案?」

 

「什麼答案?」我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想起來了沒?」雷闇的笑容更燦爛了,他的一隻手又不安分的往我衣領內伸去,我一掌抓住了他的咽喉,「還、沒、七、十、二、小、時!」我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加重了手中的力道,雷闇識相的把他的手從我的鎖骨上拿開,「我說三天,又不是七十二小時,已經過了兩晚了」,我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這分明是在耍賴!

 

「要遲到了,滾開!」我懶的和他繼續這白痴的對話,雷闇慢慢的鬆手,我正準備逃離他的箝制,雷闇突然低頭,結結實實的在我的唇上烙下了一吻,像是很滿意的他輕輕的舔了我一下,「早安吻。」

 

我隱忍著怒氣動也不動,雷闇這次真的鬆手,在他說「要不要吃早餐?」的時候,我用這空隙狠狠的一腳踹在雷闇的腹部上,他悶哼一聲滑下床。

 

在他啞著聲音說「美人都是這樣不可愛!」的空檔,我一閃身轉進了浴室,鎖上了門,打開水龍頭,大洗特洗想把味道都洗掉,雷闇這傢伙是在發春期嗎?還男女不拘咧。

 

  

 

 

站在T大學的門口,一種複雜的情感從我的心中湧起,那個時候,再幾個禮拜,我就可以在這裡開始我的大學生活,隔了好久,我以為我不可能在回到這裡,可是現在我走在學校的草地上,實實在在的踏在草地上,看著週遭的學生、教授來來往往,那些,曾經是我可以擁有的的一切,雷闇開口打斷我的沉思,「小貓,找到註冊組了沒?」,不打算回他的話,我低頭看著註冊通知假裝的在找註冊組的位置。

 

一個親切溫柔的女聲從旁邊傳來,「新生嗎?」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