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試之前,從推甄報名表寄出去開始,就一直處於壓力很大的環境之下,面對成堆根本看不完的書,節節逼近的時間,而一次次的meeting我的狀況並沒有逐漸成長,甚至每況愈下,安西伯伯定我定的幾乎要大罵起來。

 

該怎麼形容呢,我心裡一直掛著推甄這件事,可是,我卻絲毫不想和『推甄』兩字有任何牽扯,逃避到很想對眼前的一切視而不見。

 

我不想唸書,因為考試行程提前跟原文書太多,我就算不眠不休書也幾乎看不完,而且,越唸書只會一直覺得,我當時其實都沒有學好,雖然任課老師成績給的不錯,現在回頭一看還是覺得腦袋空空。

 

不想meeting,複習的進度一直跟不上安西伯伯問問題的章節進度,我永遠都在唸他已經問過的章節,所以他問的基本學科問題,都不在我已經複習過的範圍之內,全憑藉的記憶中的零零碎碎,答的亂七八糟。

 

不想去實驗室,因為安西伯伯想到就會抓我們進去meeting,不然就是他一直很忙,本來跟我們約定的時間他都不在,等上好幾個小時甚至被他放鴿子,實驗室裡那樣忙忙碌碌吵吵鬧鬧的地方,加上我那樣忐忑不安的心情,根本沒有辦法靜下心來唸書,等待之間,甚至半天就這麼去掉。

 

不想去學校,每次遇到那些不考推甄的同學,不是搞不清楚狀況假借關心之名的東問西問,就是揶揄的笑來笑去,一副他很閒的樣子,或是那種突然報名前夕才決定要推甄的同學,連一般課程之內的實驗都不熟,一直纏著像我這種有跑實驗室的人問東問西,妄想在談話中間就可以讓他裝的很像常常作實驗的樣子。

 

我的第一場面試,就在我期中考之後的兩天,夾雜著對於期中考成績的擔心,我念著期中考科目的課本,心裡想著的是推甄的範圍會唸不完怎麼辦?看著推甄範圍的複習,腦袋裡想著的是期中考要是考太爛,結果如果當掉重修怎麼辦?我已經大四了!

 

成堆成堆的東西積壓下來,考前的一個禮拜,我開始處於晚上睡不好,白天不是頭痛就是胃痛的狀況,臉色難看到了上的同學以為我又開始熬夜作實驗,實驗室的學長姊會好奇我到底晚上有沒有睡覺,而安西伯伯更是深怕我一個火山爆發,就把實驗室給炸了,一改他猛定的慣例,和顏悅色甚至可以說是慈眉善目的的對著我說,「不管唸書唸到哪個段落,都可以找老師聊聊喔!」害我驚嚇到雞皮疙瘩久久不散,以為他被某某外星菌感染了。

 

要面試的前幾天,開始莫名的一直緊張,腦袋無神的連自己的學號都會寫錯,更別說什麼參予過的實驗內容整合、自我介紹、課程外學習到的實驗技巧,我的腦袋已經整個停擺卡住了!

 

面試前一天,安西伯伯還來個戰前精神喊話,身為好幾屆的口試委員,安西伯伯開始滔滔不絕的分析,歷年來的考生程度,口試的時候可能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然後又照慣例的問了幾提可能的常見考題。

 

都只剩下幾個小時就要面試了,還是跟兩三個月前,暑假一開始meeting的狀況一樣,講的亂七八糟,然後無緣無故的整個人就豎直僵硬起來,我越答心裡越急,可是,我還是一樣講的結結巴巴沒什麼自信。

 

安西伯伯這個時候也不定了,重點交代交代要怎麼修改,要朝哪個方向回答,重點該要先說什麼,然後就開始安慰起來了,其實我跟阿凱的程度還是屬於中上的,有發表的paper數目很夠,地主優勢我們已經早就習慣而不覺得,有時候面試的問題就是故意問的很難的。

 

這種事,為什麼不早說,害我從暑假剛開始meeting就一直低迷沒信心到現在,打壓我的心情很好玩嗎?每次meeting把我定的滿頭包是很有趣嗎?

 

看我們繼續緊張的樣子,安西伯伯又繼續安慰,「可以緊張,不過,緊張到稍微的程度就可以了,已經幫你們分析過情形,除非萬一,不過這幾乎不發生,不要緊張過頭,這樣會降低思考能力。」

 

要是我可以控制自己緊張到什麼程度,還會弄成現在這樣連拿張紙手都一直隱隱作抖的狀況嗎?什麼緊張一下就好,我根本沒辦法控制啊!

 

還有什麼萬一?一說到萬一,我就又開始緊張了。

   

  

  

而面試當天,果真緊張到不行,甚至蠢到連准考證都不知道丟哪去,系上幫忙、主持流程的助教們,只因為我穿了很正式的衣服皮鞋,就一度傻眼的把我當成外校生,解釋地點講了老半天詳細到的噴口水的地步,根本就忘了我平常就在把試場地點當後院的逛來逛去,連給我的單子還一度都拿錯。

 

結果兵荒馬亂的終於到了試場,原本集合的地點是整所考生一起報到的,而面試的教室是各組分開個別進行,反到人越少,我也越來越緊張了,明明還有三、四個人,每個人十到十二分鐘,起碼還有半個小時才有可能輪到我,我卻開始焦躁不安到不行,除了神經質的洗手,在廁所的鏡子前盯著我的頭髮和衣領,等待區裡晃來晃去,有跟的皮鞋踩來踩去,拿在手上的備審資料也看不進去,變成我捏在手上甩來甩去而弄得皺巴巴的樣子。

 

我看考完的人出來的時候都還有一點笑容,可能覺得講的都還好,可是我一進去根本就是亂的可以。

 

口試的老師根本沒看過我的備審資料,連我做過什麼樣的實驗,發表過什麼樣的paper都不清楚,而除了開口的第一題是必問的總結在實驗室作過什麼之後,就一路朝向不相關的問題去了,雖然還在同系所的範圍之內,不過根本就已經歸倒另外一組的範圍之內,就像是明明考試範圍是前幾章,老師卻給了你一張範圍是後面章節的考卷,讓我一時混亂之中,突然納悶我是不是跑錯考場了。

 

那些可以說是老師一時想到的隨意問問,讓我在某些問題上,除了傻眼之外,連腦袋都快卡住了,關鍵字在腦裡轉著,下一句偏偏講不出口,結果,我根本就是被殺手級的老師定的亂七八糟,幾乎像是逃難般一邊搖搖晃晃,臉色蒼白外加腦袋空空的滾出試場。

 

然後,更讓我怨恨的,本來在考場裡面答不出來、講的亂七八糟的問題,當我在休息區裡亂晃個十分鐘之後,沒講出來的答案、或是更好的答案就一個個的從我的腦袋中冒出來了,可惡!害我當下有種想要衝回試場踹開教室門的衝動,跟口試教授大吼,「老師,剛剛那題,其實是這樣的,……」以顯示我的腦袋運轉速度。

 

專業英文唸的斷斷續續,翻譯的莫名其妙,我連抬頭看口試教授的臉都沒膽,自己都覺得聽起來慘不忍睹,備審資料口試教授沒看,問的問題完全超出我擬定預定要複習的書單之外,而我一直答非所問,基礎學科也是,老師問了些怪問題,我也回了些怪答案,活像是外星人認親大會,如果要招收在地球上亂晃的外星人,我大概是第一個正取外加獎學金入學的,可是,我考的不是外星人入學考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