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成文的片段,某天晚上跑了出來

 

  弟弟和我一樣是在炎炎夏日出生的,只不過他比較幸運的,那時候家中已經有了冷氣,他一向都睡的非常好,不像我因為熱氣而冒出一身汗,但是根據媽媽的描述,他一個禮拜哭的滿臉通紅的次數,比我一個月哭的還要多

很多親戚對他的印象,就是哭的滿臉通紅,使盡吃奶力氣,哭聲響徹雲霄,聲嘶力竭,他在巷子底哭,但是巷子口都聽得到那種慘狀,總之,他一哭,這整屋子的人都別做事了

  更何況,弟弟的哭法是很有個性的,你永遠搞不清楚他是肚子餓、尿布濕還是要人抱什麼的;為什麼哭,根據我媽的說法,他高興哭就哭,這一哭,好了,吵的大家什麼事都不能作,哄他、抱他、拍他、逗他、拿吃的騙他,威脅利誘通通沒效,哭到什麼時候停,我媽的說法是,『他高興哭就哭,哭到爽他就停』

  我爸還有個經典的說法,『哭到讓人想扁他,』另一個印象就是,『很吵』

  後來,弟弟再大一點,除了會哭,他還會玩

  這下可好了,沒多久我就覺得窮極無聊了,不是因為弟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而是他把我所有的玩具都玩壞了,我們兩人差了三歲,但是我用了三年的玩具,他三個月就全部消耗殆盡,全部就只剩殘骸,在某次大掃除之中被我媽丟進塑膠袋掃地出門,而我沒什麼印象的幼兒時期玩具,就這樣,只剩照片僅供憑弔

  我就只好跟他一起玩,所以說,現在一無聊我就會找些東西玩,現在還進化到玩人,這習慣他要附很大部分的責任

  

我弟作的蠢事還不只這麼一點點,家裡有很多加油站送的裝抽取式衛生紙,硬紙盒裝的,弟弟老是喜歡用原子筆啊,或是有著尖端的東西,在硬紙盒上面故意戳出個洞,還連續戳了一連串的洞,連成個字

而我,就在旁邊說,「欸,你字寫錯了!」然後弟弟通常都會發出個「嗄,這個字不是這樣寫喔,」這類的彰顯他國文程度太低的話

我就會接著說,「那邊沒有點啦!」然後,他又會,「噢...」的一聲,又繼續戳著硬紙盒,再戳出另一個字

通常,弟弟都是寫些他不太懂的字,或是沒什麼意義的,像是笨蛋、白癡之類的,而且還常常挑筆劃多難寫的字,每每都是等到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抓起他手中的筆,在紙盒上幫他戳一個唯一筆劃正確的出來

不然就是力道太大,好不容易他知道字怎麼寫了之後,又常常在寫到一半,有口啊日啊中啊這類,像是“白痴”的“白”,這些部分,只要有圍起來的部首,筆劃還沒寫完,硬紙盒就先破了個大洞,凹進去了,然後,他又繼續的,重新戳一個字,常常這樣玩來玩去,紙盒裡的衛生紙還沒抽完,紙盒就已經先破破爛爛了

我為了幫他毀屍滅跡,只好在從儲藏室裡拿一盒沒用過的,拆開新的底部,然後把紙盒已經破爛的剩下衛生紙塞進去,用膠帶把底部黏起來,再把舊的破爛紙盒塞進資源回收的袋子

這種沒什麼意義的蠢事,一直到爸爸發現,加油站送的便宜盒裝鬆散衛生紙竟然會緊到抽不出來,出現這種太陽打西邊出來的怪事

並且,爸爸還在盒子上發現個字跡歪歪斜斜由很多個小洞組合成的“大笨蛋”,總之,在爸爸納悶了很久,卻又沒有抓到現行犯之後,弟弟總算比較收斂一點

 

垃圾車播著少女的祈禱來了,「車子來接你了,快上去,」我戳了戳旁邊跟我一起出來倒垃圾,一樣大掃除的時候被使喚的傢伙,「哼!我的是資源回收車啦!」講歸這樣講,不過,還是很賣力的跑來跑去,連同我手中的兩大袋一起,把垃圾丟完了

其實,我最不喜歡的整潔工作就是這類倒垃圾、綁垃圾袋的,面對那種骯髒的總合,我一直都是厭惡到能跑多遠、能避多久的閃,我可沒有我身旁這個那麼努力,認真到會在額邊冒出汗滴,一副吃苦耐勞踏實好男人樣的,默默做完

果然,還是你像爸爸多點

 

  要上大學了,要住校了,沒出過遠門,沒自己打包過行李,只想到要帶牙刷牙膏而已,這般毫無常識的答案,我在罵完笨蛋開始幫忙擬清單之後,不禁開始擔心起來了

  會不會去了陌生的新地方,又開始不適應,沒有交到好朋友,離家很遠一個人孤零零的,晚上怎麼樣也睡不著,像剛上幼稚園的第一個禮拜,總是讓老師牽著,一路哭來找我

  哭的一臉都是淚,全部都糊在我的制服上,然後小小班的你,坐在大班的我旁邊,吃了點心之後,什麼都聽不懂就只會傻笑,亂畫我的作業簿,然後一起坐娃娃車回家

 

常常半夜一兩點,看了msn上面你還掛在上面,很想趕你回去睡覺,可是話到嘴邊就嚥下了,因為,我自己也還在線上

我大概會一直用小孩子的態度來看待你吧

 

我弟是現實生活裡面唯一一個知道我在寫東西的人,好像剛好是寫到雷闇發花癡的時候被他發現的,因為我在台北家裡用電腦寫的時候,他也想用那台電腦玩遊戲,差不多衝突一兩次之後,他難得很聰明的猜出來

我說,「不可以跟媽講」

他說,「那書出了之後要買PS2主機給我」

基本上,我們沒什麼兄弟情誼,我們大部分都是靠這種利害共生的關係,憑著莫名其妙的信任

他說,「欸,你一下寫那麼多,會馬上拿到網路上貼嗎?」

我說,「不會,我喜歡先寫好存起來」

「怪人,」像是理所當然的翻白眼,他繼續轟掉畫面裡面的敵人

 

以前住的公寓那邊,野貓猖狂,總會鑽進公寓前的大垃圾收集桶,亂撕亂咬的抓破垃圾袋,把垃圾翻的亂七八糟,只為了一點殘存的魚骨或是肉屑,好幾次,只要經過公寓大門,就會被竄出的野貓給嚇一大跳,而收集垃圾的清潔人員也是抱怨連連

我們散步回家,聽到垃圾袋嘶嘶的聲音,我還在想要用什麼東西,或是什麼聲音,才可以先把野貓嚇出來,免得我們經過時牠竄出而讓雙方都驚嚇不已

而你這個,小時候就常常在路上跟野狗互吼的傢伙,就是一個劍步衝上前去,壓緊垃圾桶的蓋子之後,就是一陣上下左右的亂搖亂晃,猛搖到垃圾桶中已經沒有聲響,才把桶子咚的丟下,野貓早就嚇呆在垃圾桶裡面

從此,我們家公寓的大垃圾收集桶,成了野貓碰也不敢碰的地雷

在期考周突然爬上msn,劈頭的第一句是,「蚱蜢跟蟋蟀要怎麼分?」

只是因為在宿舍裡抓到了一隻蟋蟀,目前放在瓶子裡養著,唸工科的你跟室友討論的結果,除了分不出來蟋蟀跟蚱蜢有哪裡不同,還一直猜不出來蟋蟀是吃草還是蚯蚓,或是泥巴,甚至是雞排這種惡搞到極點的答案

我一直叫你拿去外面有草地的地方放生,免的半夜的時候蟲子叫到全部的人都火大想打人,你說,蟋蟀現在學乖了,有人走過去牠都不會叫的,我第一個翻白眼的想法,你八成又一直搖罐子了,果然狀況跟我想的一樣

大概是吃草吧,屢勸不聽的狀況之下,我只是隨便猜測的說了一句,msn上的你突然安靜了很久,過了將近十五分鐘之後,語氣十分抱怨的跑出來,「虧我還好心幫牠拔草,都不鳥我,好樣的,」唉,誰知道你拔的是不是蟋蟀要吃的草啊

再度勸導第二次,你這種亂玩法會把蟋蟀弄死的,似乎嘟著嘴,你回,「醬子室友打包行李回家之後,我會很無聊的,」挺為任性的理由,不過,我也說不出什麼來,你也進階到想要養寵物排遣寂寞的狀況的啊,我也常常這麼覺得,所以,我都是第一個打包回家的

 

本來,我還想在我弟那個大木頭什麼時候會開竅想要談戀愛,後來呢,在msn上面聊的時候,發現他的大頭貼常常掛著某漫畫的女主角什麼的,然後他的暱稱也會寫他的大頭貼是誰,我看了好幾次才終於弄清楚原來那不是什麼詭異的狀態,只是簡單說明是哪個漫畫、卡通的女主角

為了驗證我的想法是對的,就在有次我們兩個一起幹譙學校老師的時候順便問了一下,我的推論並沒有錯,嗯,原來我弟也是會看漫畫裡面的美女,然後順便蒐集一些美女圖

嗯,還好,他還會看美女圖,那我的擔心總算大概可以少一半了

然後,我當然是拒絕他整資料夾的美女圖了,我個人是偏好那種均衡的漫畫,就是那種要有美女但是也要有美男的那種,我弟那種只有美女的漫畫,我興趣不高啊

可是,過裡幾天,我終於發現一件我以前都沒注意到的事情,而且還是嚴重大條的事情,就在我弟主動當我msn對話框主動跳出來的時候,終於讓我靈光一閃的驚覺到,我弟這樣一直掛著美女圖當大頭貼,雖說他只是因為喜歡圖片掛著

他這樣,有容易被誤認成人妖的……

 

然後這個可惡的傢伙,寒假竟然整整多了我兩個禮拜,當我陷在還在努力唸期末考範圍的時候,他就已經高興的在台北大玩特玩起來

哼!我一直詛咒他暑假會少兩個禮拜,否則我就要去他學校丟雞蛋,沒天良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