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荒廢的大宅前,雷闇狀似帥氣的斜靠在牆上,只剩昏黃路燈的微光中,他的眼睛正炯炯的亮著,「好了嗎?」雷闇簡單的開口,「嗯。」我應了一聲,覺得有點奇怪,這可以等我到了鬼屋再問,何必特別跑出來,「還有其他事嗎?」,我看著旁邊的雷闇,他聳聳肩跟我一起走著,微光中,雷闇似乎,在微笑。

  推開了吱吱怪叫的大門,挑高的客廳裡燈火通明,焚焰和冰澄正坐在柔軟的沙發裡,「你去“接”小貓回來了啊!」焚焰的大嗓門似乎不會因為半夜了而降低音量,「“接”?」在焚焰對面坐下,我隨意的把外套放在沙發上。

  焚焰看著我的臉,突然,噗的一聲,「就跟我剛剛說一樣,小貓秀色可餐,一不小心就被人吃了,哈哈!」冰澄微微笑著正準備遞出紙巾,雷闇聞言一看,馬上伸手用大拇指抹著我的嘴角,似乎沒辦法抹乾淨,焚焰依舊哈哈的笑個不停。

  我接過紙巾,走進了廁所,啊!黑色的口紅,難怪雷闇用手指抹不乾淨,而且在外面不夠亮的地方根本看不清楚,我開著水龍頭洗著,雷闇也站進來擠了洗手乳搓著他的手指。

  我抽著擦手紙擦著我的臉,雷闇開口,「誰?」像是湊熱鬧,焚焰突然冒出,「雷闇,你的樣子很像抓到太太外遇的丈夫,一臉醋意!」嘻嘻笑的聲音突然沒了下文,不用想,果然,雷案正用一副想殺人的表情瞪著焚焰。

  我走回客廳,焚焰故意裝的可憐兮兮的抓著我的袖子,「小貓你看,我好意叫他去接你,他竟然還這樣兇我,嗚!我好可憐喔!」說著,還正想往我這邊鑽,我把焚焰輕推回冰澄的身邊,喂,雷闇的殺氣一道一道的射了過來,你不想活,住雷闇隔壁的人可是我。

  「你那白爛的腳踏兩條船的提議成真了,我剛剛遇到鷹井霧瞳。」話雖然像是講給焚焰聽的,不過我的目光倒是盯著雷闇,如果雷闇的眼神要殺了焚焰的話,那我的眼神就是狠狠的捅雷闇一刀,然後刀子插在肉上轉一圈。

  「真的喔!?」焚焰倒是興奮的問,「那她有說什麼嗎?」「我就是被她吻了!」我翻著白眼因為焚焰的反應,那時候應該不要說我是她姐的男朋友這句,憑他們兩姊妹的關係,講這話只會更刺激她。

  果然,交際應酬是很累人的,我像是沒骨的陷在沙發裡,剛剛飛舞的一切,現在慢慢的沉澱了下來,越來越沉重,看著焚焰一邊笑的曖昧,和雷闇陰鬱的臉色,那是什麼表情啊!難不成跟焚焰說的一樣是在吃醋,因為自己的玩具被別人玩了,是嗎?還是這樣會影響到後面的計畫?還是?越想越複雜,冰澄倒了杯茶給我,「還好吧,看你有點累的樣子?」

  「沒事,收訊怎麼樣?」「很清楚。」冰澄點點頭,「沒事的話,我就不陪了,明天還有報告。」我看著另外兩人,誰知道他們這個樣子要什麼時候結束,我跟冰澄揮揮手,上樓了。

  扣扣的敲門聲,「我已經要熄燈了。」我在房裡這樣應著,可是雷闇根本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照樣扭開了門走進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