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我不悅的瞪著雷闇,「我要休息了!」我闔上書依舊坐在床邊,雷闇不說話,只是使勁的盯著我看,「沒事的話,請你回房。」我一手推著雷闇的背一手仍舊抓著書,雷闇突然一個轉身,抓住我的衣領,正確的說,拉開我的衣領,我忍不住大喊「做什麼你!」


  我的手刀砍下,往後跳的瞬間,把書往他臉上砸,雷闇一個閃身避過,唔,我不是攻擊型的,要打倒雷闇,我大概只有一次機會,我慢慢握住身後的立燈


  我不記得中間我們雙方出了什麼招,因為更多的是本能反應,直到……


  雷闇的腿一掃,我一個後空翻正想挺腰站起,結果只讓我的後腦杓直直的而且狠狠的撞上床柱,不是攻擊型的就算了,連防守都作的很爛,沒有利用地形的優勢,反而暴露自己的缺點,指導者α看到一定會這樣說,用著略帶諷刺的語氣。


  太大力的結果,咚的非常大的一聲,連雷闇也楞了一下,不過在我眼花的那零點五秒內,他就已經反應過來仆在我的身上,像是插滿大頭針的標本,我被雷闇固定在地上,他很快的手一掃。


  力量控制的很好,我只覺得一陣風掃過,然後聽到陣很奇怪的喀喀聲,釦子從中央裂開的聲音,雷闇的手,在我鎖骨上沿著線條滑動,他的頭髮因為頭轉動而摩擦著我的下巴,「住手!」


  雷闇的另一隻手,用力的壓下我的肩頸,也壓制我的掙扎,像是檢查夠了,我聽到雷闇像是放心的鬆了口氣,他帶著微笑的俊臉貼了上來,「你沒事吧?」「有,我腦漿流出來了!」趁他笑容卡在臉上的時候,一掌轟他上天花板,當然是加了念力的關係。


  哪有人這樣的,檢查完玩具的完整性,才看看玩具還有沒有命的,我一腿狠狠的掃過去,算準了雷闇掉下來的時候,讓他直直的撞上牆,再摔到床上,看著一屋的凌亂,果然,在屋裡打架不好,這屋裡的家具全毀了,反正也是現在躺在歪一邊床鋪上喘著大氣的雷闇,那傢伙的麻煩。


  我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拿起旁邊地上的手機,「喂!焚焰,今天去你家借住一晚。」焚焰揶揄的語氣隨著話筒傳來,「沒地方你可以睡雷闇旁邊啊!」


  我的口氣忍不住差了起來,「我現在非常不爽,少廢話!叫冰澄來聽電話!」要不是焚焰今天這樣鼓譟,怎麼可能會有後面這片凌亂,「不要!小澄都會跟你聊天,害我要睡客廳……」拿翹的口吻,一副求我啊的口氣,「你!」


  後頸一陣痛擊,眼前一黑之前,我聽不清楚雷闇對著隨著拋物線飛拋出的手機喊著什麼,整整轉了九十度貼平地面的視線,有股聲音,男性的聲音,像是四倍速放慢,在我耳邊出現,音節拉長的怪異。

  
 
 

沙沙布料摩擦的聲音,我的頭枕著個溫暖的東西,有人拉著像毛毯蓋在我的身上,睜開眼,我窩在雷闇的懷裡。


  雷闇收緊雙臂,把我固定在他的胸前,「別掙扎,別逼我再一次把你敲昏,這次什麼都還沒做你就醒了,下次,不保證。」


  敢情是我醒的太快壞了你的好事,像是很滿意我瞪著他看,雷闇伸手撫上我的眼皮,「睡吧,你明天不是還要上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