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闇背著我繼續走,反正他也看不到我的表情,不知為什麼我開口,「喂,雷闇,我問你……」「嗯。」「你喜歡我嗎?」「非常喜歡!」雷闇倒是答的乾脆,我一定是想睡了,連腦袋都不清不楚了。
 

我聽見我的聲音繼續問,「那你當我男的還是女的?」「我管你是男的還是女的。」「為什麼喜歡我啊……」我發出一陣像是喝醉酒的咯咯笑聲之後,闔上眼,躺在跑車的前座,身上蓋著雷闇的外套。

 
 
   
鬱悶的午後,如果,下場雷陣雨就會好多了吧。


  我坐在窗邊的位置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轉著筆,看著台上的同學報告,這比教授講課還無趣,慢慢的轉頭望著窗外,嗯,開始下雨了,豆大的雨滴開始滴落,幾分鐘之內,呈線狀的打落在窗外的草叢樹木上。


  唔,那個樹叢底下灰灰白白一團的是什麼東西?


  下課鐘聲響起,迅速的翻出窗外,一手把那團小東西抓進我的夾克裡,在鷹井霧櫻的呼聲之中,又從窗戶翻進來,「莫翼!外面正在下大雨!」我撥撥已經濕的瀏海,「我知道,不過這隻小貓在外面淋雨好像很慘的樣子。」掏出手絹,我輕輕的搓著懷裡的小東西。


  「你可以跟我借雨傘啊,你也把自己弄濕了!」鷹井霧櫻掏出許多面紙,「謝謝!」我接過,稍微打裡好了,懷裡的小東西突然叫了一聲,這一叫,又把大夥的注意力拉回他的身上,我低頭,唔,這眼神,好像,在哪看過。


  輕輕的把他從夾克裡抱出來放在桌子上,是隻銀灰斑紋的可愛小貓,摸著他的脖子,該掛頸圈的地方什麼都沒有,看這稚氣臉部跟身體的比例,這小東西說不定才剛滿週沒多久,手放開沒一會,這小東西竟然咚的一屁股跌坐在我的桌上,發出像是嗚嗚的哭鳴。


  週遭的同學,除了嚷著好可愛這些讚嘆聲之外,還有一兩個人試圖伸手想要安撫小東西,沒想到一陣齜牙咧嘴的嘶嘶聲,讓周遭的人都嚇了一大跳,特別是那些富有同情心的女同學,縮回手不說還退了一大步。


  但是,頭一轉,小東西依舊淚光滿滿的看著我嗚嗚的叫著,鷹井霧櫻莞爾一笑,「莫翼,他好像把你……,」「當媽了是吧……」我坐近一點,看著週遭的人,有人嚷著,留在班上養每個人輪流照顧,只是想玩玩還是真的有愛心,拿這小東西的命來試驗,算了,不想也罷,我摸著小東西的耳朵,「欸!你喜歡給誰養,就自己去找吧!」大大的耳朵靈活的轉動,「莫翼,你當他聽的懂人話啊!」鷹井霧櫻笑了出來。


  話一完我就後悔了,真的像是聽的懂我的話,小東西抬頭直直的盯著我,然後,在眾人的驚訝中跳進我的懷裡,自動的在我的線衫跟夾克中間找到個舒服的位置,窩著,感覺的出來,他的尾巴在我的夾克下掃了掃,明亮的眼睛望著我,略帶無辜的眼神,似乎說著,「剛剛你自己說的啊……」


  電光一閃,有個人的名字浮上了我的心頭,抿了嘴,我微微一笑,伸手摸著小東西的頭,整個下午的課下來,小東西依舊溫馴的窩在我的身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