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講的是,真心真意。 
 
  你有想過我是什麼樣的嗎?告訴你,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
   
  單憑文字,可以了解一個人到什麼地步,或許比我想像的多,不過,只有文字,卻無法界定為全部,或許感覺的到真切,不過,看不到我避而不談的真實。 

 
  偶而會寫一點文章,有個已經過世卻好像放不下的戀人,種種湊巧線索,讓你誤以為我是堇,而,你看到的也只是假象而已。
   
  假象,跟本質不符的表面。
   
  或許,我的表面看起來有那麼一點像堇,但,那也只是或許而已,你看到了虛浮質,卻沒有真正的伸出手來一探光影,卻從此就私自的斷定,我就是如此,你記住的是那層假象,而非在虛影下真正的我;也許,是你有所加諸的假象。
  
  你以為我是堇,其實,我是葵。
  
  那個渴望有人愛卻又彆扭的孩子,才是我。
 
 
  只會用迂迴轉折的方式,隱匿的達到目的,在層層剝離之後,直接了當來說卻是蠢的可以,像貓般的莫名自傲不坦白,隱忍卻沒有說出口的鬧彆扭,莫名其妙毫無意義的低調反抗,似乎漠不關心,但是我全部都看在眼底,可以笑的高興,不過我的心眼小的可以。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也不知道,而等我已經察覺到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經歷過的一切,必然會導致意識之下的慣性,而對於從前,我唯一有所體悟的,只是,曾經扭曲的,只能用,『存在』,這個兩個字來形容狀態;而有關扭曲的那個狀態,現在解開了沒有,我目前知道鬆了一點,而後來,扭曲呢,也不知道被我藏到哪裡去了。
 
  碰觸,對我來說,是個傷痕累累的,形式,所以,要和嚐試相連,首先要面對的是直覺式的考慮。
 
  那些一格一戶的,迂迴反轉像是迷宮的,在門後在鎖後的,不同因緣機巧影響的,在一片漆黑的時候,或是可以感覺到存在,好不容易大放光明的時候,也許什麼都不會剩下,感覺不到的東西,到底有沒有真正的存在過。
 
 
  也許,我背負的傷疤,並沒有我想像的多,而我只是,意料之外的脆弱。
 
 
  『我不爭寵,但是我記恨。』

  請記住這句。
 
  這可能是我唯一會如此直接了當坦白說出口的東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