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悠哉的收著東西,把我放在置物櫃跟教室抽屜裡中要的東西放進背包,全班包括我那可憐的班導都停下手下的動作像是見到活生生的史前暴龍一樣的盯著我看,「夜,夜冷同學……」班導難得鼓起勇氣喊,我的一隻腳都踏到教室外了,「什麼事?」「現在是上課時間,你要去哪裡?」
 

「去訓導處報到,承蒙訓導主任寵召,」我笑的非常燦爛,你們的耳朵是都重聽,還是得了老人癡呆症,十五分鐘之前的事也記不得。
 

「第一題方程式寫錯了,極大值跟最大值不一樣,」拋下這句話,我慢慢的晃去訓導處,左瞧瞧右看看,洞是補起來了,只不過補的很醜,如果這是主任自己補的那就說的過去。
 

大搖大擺的走進訓導處,呦!你們兩個也在啊,那天爭的臉紅脖子粗,現在一起低頭讓訓導住任訓話,你們兩個還真是難兄難弟呢,訓導主任見我進來,炮火馬上轉往我身上,機關槍最高速連發,有一隻聒噪的鳥講個不停,不過我根本沒在聽,也聽不到,因為進門之前我耳朵塞了兩團紮實的棉花。
 

看著他的嘴一閉一張,我心裡只想著,阿司在路上問我的問題,有什麼特別想吃的,想了一會,想不出來所以然來,我現在還在什麼東西都很好吃的階段,還是等我想到了再跟他說好了。
 

八成是講的口水乾了,訓導主任停下來喝口茶卻自己嗆到,走廊上圍觀的人發出一陣竊笑,哦,已經下課了,主任你這次一口氣連講了三十五分鐘沒停破紀錄囉!主任尷尬的想趨趕走廊上的學生,不過成效不彰。
 

旁邊兩個憋笑憋的忍不住抖動,我露出股要笑不笑的表情,主任惱羞成怒的對著我暴吼,「你!你……」我當著他的面把棉花給掏出來,「我什麼,又不是我害你嗆到的!」主任的臉色鐵青的可以去拍藍血人的廣告,伸出的手抖個不停。
 

「主任,你講完了吧,年紀大不要那麼激動,這樣會中風的,而且老的快,非常快!」主任氣的直翻白眼,好不容易等他老人家喘過氣,「你為什麼把李風從樓頂丟下去?」「有嗎?」我挑挑眉。 
 

旁邊兩個搖頭搖的像是波浪鼓,呦!怎麼拜我所賜同為天涯淪落人現在感情這麼好,「林文你跟人家搖什麼頭!」主任大喝一聲轉過頭來又問「那外套是怎麼回事?」
 

我注意到他那小的跟豆子一樣的眼睛中閃過一絲絲狡詐,我知道你想抓我的小辮子藉故取消我特別生的資格很久了,我涼涼的說,「太陽太大熔掉的,」打火機還在我身上,你哪隻眼睛看到我點火的,我就不相信,你有本事在半空中裝攝影機,就算有錄影帶,我也會說那是你後來栽贓的,那個時候你八成窩在有冷氣的辦公室裡打盹呢。
 

他氣的說不出話來,好一會又凶惡的開口,「我問你,他們倆個有沒有聚眾滋事?」我還在想問這幹麻,旁邊兩個馬上說「沒有!」嗯,八成是打不到老虎只好打蒼蠅,只會遷怒欺負弱小,惡劣!
 

像是跟他作對的開口,「他們倆堆人在屋頂上聊天,因為我被他們吵醒,這下沒事了吧,我要走了,」「你給我回來!我還沒說你可以走!」主任氣的重重跺腳,「沒時間聽你廢話!」甩上門,快走到校門口時,訓導處的那兩個人氣喘噓噓的追了上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