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復活>
 

  一身黑的雷闇站在太平間裡,眉頭皺的死緊。
 

  除了對於組織分派下的這種個人任務感到麻煩不耐之外,更多原因,是因為眼前的這具屍體而起,從醫院密探而來的情報八成錯誤了,這女人瘦弱的像隻小貓,而旁邊一百八十公分的肌肉男,應該才是這次組織要的實驗品。
 

  他彈了彈標示夜若凡的名牌,只猶豫了不到兩秒鐘,就動作俐落的把屍體從冷凍櫃中給搬了出來,毫無顧忌的就直接把屍體給放在地上,探了探屍溫,還沒被徹底冷凍,那最近新研發出來的藥,還有用。
 

  雷闇拿出針筒,也沒依著所謂的皮下注射方法,比較像是殺人魔拿著短刀亂捅的姿勢,直直的把針頭插進身體之中,準確的在夜若凡的脊柱、心臟、後頸各注射進了兩隻針劑,又從身後的腰包中掏出了幾個泛著深黑色光澤的金屬環,套在夜若凡的頭、頸、腰及四肢上,吱的一聲,隨著他按下手中那不比火柴盒大狀似遙控器的開關,金屬環紛紛湧起一波波像是浪潮的紫色電波。
 

  等待的過程,雷闇只是細細的打量著,其實這女人長的還不差,只是纖弱了一點,像隻貓。
 

  沒多久金屬環已經變成散發詭異的綠光整個籠罩躺在地上的夜若凡,雷闇迅速的將金屬環收起,量了她的脈搏,很好,她的心臟已經開始跳動,往下看她的胸口,血液開始慢慢滲出來,再過一會,她應該就會清醒過來,就可以找博士交差了。
 

  雷闇點了一根煙,斜靠在門板上,一根煙抽完,地上的夜若凡還是沒有甦醒過來的跡象。
 

  該死!一般人早就該醒了,再拖下去,這女人八成又死了一次。
 

  暗暗的這樣想著,雷闇煩躁的將手上的煙蒂往旁邊一丟,走到夜若凡身旁,用腳不耐煩的踢了踢夜若凡的肩。
 

  「喂,醒醒!女人。」卻完全不知道這樣的動作,卻造成他腳下的人極大的痛苦。
 

  只見夜若凡痛苦的呻吟了一聲,終於慢慢的睜開眼睛。
 

  似乎連睜開眼睛都是極為費力的,模糊霧茫的視線之中,夜若凡只見一團黑色的身影佇立在一旁,她的意識也逐漸回到那因為車禍撞擊而殘破的身體之上。
 

  痛死了!全身都使不上力,為什麼會這麼痛?誰?是你嗎?剛剛一直拍我的人就是你嗎?害我剛剛內臟一陣翻攪的要移位的人,就是你嗎?
 

  想伸手揉揉自己的眼,身體回應我的是一陣陣的刺痛,任何微小的動作都可以引發一陣劇痛,除了痛,我什麼感覺都感覺不到了,好不容易把手伸到眼前,只見一片血紅,血不停的流出來,連傷口在哪裡都看不到。
 

  是我眼花了嗎?費力的甩了甩頭,帶來的只是一陣暈眩,痛楚的感覺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強烈,手腳的感覺漸漸的回來了,但尖銳的痛苦並沒有消失,反而覺得胸口前一陣溼熱,努力的低頭一看,黏稠溫熱的血液正源源不絕的從胸口冒出來。
 

  這時,雷闇開口了,「喂,你已經死過一次了。」
 

  而夜若凡對這突如其來的話語,是帶著完全不明白的表情奮力的想要抬起頭,想要看清楚四周。
 

  「只問一次,你還要不要活下去?」雷闇依舊帶著冰冷的語氣開口,而夜若凡心中的疑問一個接著一個冒了出來。
 

  這冷冰冰的口氣,這人,是所謂的死神嗎?什麼!什麼活下去?我到底死透了沒有?
 

   
 
 
 
 
-------分-隔-線---以-下-幹-橋-和-內-容-無-關------
 

改寫困難,重寫更難。
 

奉勸有在寫文的各位,有機會一定要嘗試看看,這種要人命的事情!
 

在重寫的過程中,我不止一次的開始幹橋自己起來,幹橋的東西很多,為什麼會看了討厭連自己這關都過不了,為什麼會懶到現在才開始重寫,而且懶的只想重寫前面後面想要保留,為什麼要寫這種這麼曲折複雜又黑暗的小說,為什麼我要埋那麼多伏筆,導致要保留的東西死硬的卡在那造成我重寫的阻礙,要順利連到後面給伏筆一個一個的炸開的時候,為了要準確的前後呼應弄得自己焦頭爛額……
 

個性惡劣的傢伙就是會寫出這種扭曲又黑暗外加層層陷阱的小說,所以現在是自作孽跟自討苦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