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有個帶著食物香味的溫熱身軀鑽進我的被窩裡,輕輕齧咬著我的鎖骨,我還是很想睡,直覺的翻過身躲避他的騷擾,他吻著我的後頸,「起床了,已經中午囉!」溫柔的語調完全不具威脅性,我還想繼續往旁邊滾,他一把把我抱住,「再滾就掉下去囉!我煮了午飯,起來吧!」在午餐跟床鋪之間掙扎著,不甘願的起身,最後還是午餐略勝一籌,香味飄了過來,肚子裡昨晚不到一碗的火鍋湯加高麗菜,兵敗如山倒。
 

咚的坐在桌前,風捲殘雲的掃著一桌的午飯,阿司也不攔我,只是要我慢慢吃一邊給我遞著湯,等我吃的差不多停下來的時候,才發現他一直用興致勃勃的眼神盯著我看,「我的臉上有黏飯粒嗎?」
 

「沒有,」他微微笑,「我有點錯估你的食量」,「哼!不能吃這麼多嗎?」也不想想是誰害的我昨天沒有吃晚飯,我沒好氣的瞪著他,「可以可以,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今天放學我會去接你。」
 

「為什麼?」望著他笑的很高興的笑容,我不禁努力的回想昨天他到底跟我說了什麼,欸,實在太睏了什麼都不記得!「你的行李多不多,要不要我去借車?」「什麼行李!?」我怎麼覺得他笑的越來越邪惡了。
 

「你昨天答應要搬來我家的呀!」「啥!米!!!」不會跟我想的一樣吧,我昨天迷糊中答應要搬過來,不,這可不行,我的焦慮瞬間升到最高,跟這隻大惡狼住在一起,不行,這樣我怎麼可能睡的飽,更何況已經十月了,意味著萬聖節就要到了。
 

萬聖節前後是非人類生物活動的高峰期,就像人類慶祝聖誕節一樣,用我的血作成的藥,一直都是黑市中暢銷的超高價商品,這個時間我的麻煩特別多,多到連同類的吸血鬼都會來找我碴,加上我三番兩次的去〝善意勸說〞,我今年又沒打算回族裡,正常的販賣管道不開,今年的價錢一定會飆高,高到有些人眼紅鋌而走險的又跑來,雪上加霜,我的天啊!
 

阿司一向都不贊同暴力,他知道我開扁都會生氣,那這麼慘的十月,我是要怎麼渡過,挖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好了,那群貪婪的傢伙一定會把我的屍首挖出來搾汁的,我很用力的搖頭,「沒這回事,我不記得!」「我記得,」他依舊笑的很高興,「我昨天說,冷,你自己一個人住太辛苦了,不如搬過來跟我住,你有答應。」
 

「你耍賴!」我跳起來,「我那時候明明想睡的要命,什麼都沒聽到,你胡謅的!」「你沒聽到,那你怎麼答應?」他笑的很燦爛,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奸詐,「我哪有,我應什麼?」你這個人真是,分明耍賴臉皮厚的跟什麼一樣,「你應『嗯』的一聲。」
 

「摁你的大頭屁!明明是只是在應聲,這哪算!」「我當你答應了,你當時又沒反駁,」厚!你這個人再柪,我!氣的講不出話來,只能拚命翻白眼,「我今天放學的時候會去接你搬行李,」他眼神堅定的說,毀了啦,阿司只要一露出那個表情就表示他一定會做到的,嗚,我的日子難過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