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闇彎下腰,盯著側臥在地上的夜若凡,伸出一隻手,用力但殘忍的將她拉起,突然放手,讓她咚的一聲撞在太平間的屍櫃上,夜若凡痛的冷汗直冒頻頻抽氣,手腳不由自主的顫抖,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雷闇再度蹲近,用手捏住夜若凡的下巴,強迫她抬起頭直視他的雙眼。
  
  依舊冰冷的氣息,帶出一個字「說!」
  
  夜若凡盯著他那漆黑深遂的眼眸,毫不猶豫地開口,縱使再怎麼的無力虛弱。
 
  「要!」我當然要活下去,我還有好多事想做,好多話想說。
  
  雷闇起身,轉頭對著黑暗的門外,「博士,確認實驗品了。」
  
  什麼,什麼實驗品?夜若凡的意識逐漸模糊,身子也慢慢下滑,在陷入一片黑暗之前,只聽見一個蒼老的聲音說「是嗎,就是她嗎?」
  而那被喚作博士的聲音,似乎十分玩味的開口,「真是個有趣的小傢伙。」
 

 

 

  某私人醫院,秘密單人病房,病房編號δ-13。
  
  門外,「報告博士,實驗品δ-13已經醒了。」
 
  睜開眼睛只見到一片白色,再眨眨眼,那是一片雪白色的天花板。
 
  費力的坐起身,天啊!這黏了我滿身的是什麼,監測電極嗎?環顧四週,像是一間單人的病房,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白色調的;一連串的問題開始冒出來,這裡又是哪裡?是醫院嗎?我到底是死了?還是活著?我之前看到的那些東西是夢還是真實?連現在呢?這是我的幻覺嗎?還是真實?
 
  沒有給夜若凡繼續發愣的片刻,叩叩,兩聲敲門聲後,一個滿頭白髮穿著醫生袍的老人進來,他沒有開口,只是帶著慈祥的微笑,而他安靜的盯著夜若凡好一會兒,就拉了一把椅子坐在病床邊,老人輕輕的開口「你……記得自己是誰吧?」
 
  夜若凡被他那突然的問題問的莫名其妙,怎麼會問這種問題?誰會不知道自己是誰啊?……這個人的衣著像是醫生,還有種說不出的親切,夜若凡順著他的問題輕輕的點頭,老人又開口,「說說看,說給我聽。」
  
  報出了些幾乎是反射動作的話語,夜若凡開口,「我是夜若凡,剛滿十八歲又幾天,剛考上大學,我家住在……」老人擺了擺手,示意她停下來。
  
  「難得一見的小傢伙,這裡的都叫我博士,等你身體完全的復原之後,所有發生的事情我再好好的跟你解釋,」自稱是博士的老人對著似乎沒有人的地方比了個奇怪手勢,有個穿著制服的男人走進房間,「他是2583,這幾天照顧你的人。」
  
  博士起身,「這藥可以讓你好好休息。」
 
  什麼?在夜若凡納悶的一瞬間,右臂幾乎同時出現了微小的刺痛感,詫異轉頭的同時,只看到被喚作2583的男人動作迅速的藏了什麼在手心「你們……」,忽略夜若凡脫口而出的疑問,在關上房門之前,博士突然拋下了一句話,「你知道……你已經死過一次了。」
 
  夜若凡的意識跟視線都快速模糊起來了,一旁站著的2583身影在她的眼裡開始扭曲晃動,這句話好耳熟,似乎也有人曾經這樣跟我講過,是誰?什麼時候?對了,是那個像是死神的傢伙,可是……
 
  床上的那人不勝藥力,床邊的2583依舊無聲站著。
  

 

 

 

  宿舍區,房間號碼δ-13。
 
  極簡的幾件家具,散落在這間簡單到幾近簡陋的單人房裡,而房內,正停滯著。
 
  夜若凡坐在行軍床上,膝上有一扥盤的食物,但她和站在門邊的2583卻毫無動作的對峙著。
 

 

 

 

 

 

註:δ(delta):希臘字的第四個字母


,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