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熱的血液濺到夜若凡的臉上,讓她一愣,而針筒,正戳在2583的前臂上。
 
  毫無任何不悅,2583只是機械化的拔下針筒,丟回一旁的小推車上,他盯著夜若凡終於稍有理智的雙眼開口,「一切都會過去的,所有的事情都會好轉的,博士費盡千辛萬苦的才把你救活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為了博士,為了你。」
 
  像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吞進腦海裡,好一會,「回不去了對不對?我再也回不去了對不對?你說!」夜若凡淚痕未乾的抓緊2583的雙臂,她繼續吼,「以後都只能是這樣了,我不要這樣,我不要這樣……」
 
  語尾陡然的消失,夜若凡昏倒在2583的懷裡,小心翼翼的讓她躺回行軍床,2583也不顧自己仍舊淌著血的傷口,輕柔的探著夜若凡的鼻息脈搏,確定她只是昏睡過去,2583拉好毯子,起身收拾起所有可能的危險物品。
 
 
 
  活著跟存在,是兩個意義不同的辭彙……
 
 
 
  指導者α站在台前,盯著台下百來個新進的實驗品,低頭看了看組織準備的講稿,用著平板冷淡的語調開口。
 
  「從今天開始,你們將成為組織的第四代新進人員,你們的過去已被抹去,從今以後,你們要終身效忠組織,一切利益已組織為先,對於組織的命令要徹底遵守……」
 
  宣讀組織的教條快到一半的時候,夜若凡才悄悄的進到了會場,手上拿著會場人員發的手則及名牌,而且很明顯的,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台上,如同她一路上四處打探的來,在會場中她也是東張西望的觀察著其他實驗品,像是身旁那名外表似乎只有四五歲的小孩,旁邊另一名男子的犬齒、耳朵突出尖銳的讓人聯想到野狼,在更過去還有一名女子,她那應該是纖細優雅的頸上,出現了像是魚鰓般的一排裂痕。
 
  大會就在夜若凡毫不在意的狀況下結束了,原本在場邊待命的各指導者紛紛和自己的學生會合,指導員α用著僵硬不自然的步伐,走到夜若凡的面前,「為什麼遲到?」他依舊語氣平板的開口。
 
  「……我迷路了。」眼神轉開,夜若凡並沒有直視指導者α,「這是組織給你的手冊,還有你這半個月的課程表。」指導者α並沒有再追問,遞出了兩本薄薄的書,夜若凡稍稍翻開,詭異的課程名映入眼簾,體能訓練,自由搏擊,人體組織學,冷兵器使用……
 
  「明天開始上課,不准遲到!」只是這樣簡單交代,指導者α就這樣丟下夜若凡於會場,逕自的轉身離開,看著他似乎過分僵硬的背影從眼裡消失,夜若凡抿了抿唇往另一頭走去。
 

 

  『沒有負責人的允許,誰都不能走。』2583當時似乎是莫名其妙說出口的話語,的確用著另種方式呈現出這樣的事實,角落的監視器,永遠都亮著紅眼,還會隨著物體移動,每當你在不該出現的時間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點,就算只是在房門外閒晃兩步,也會有著真槍實彈的警衛用審問犯人的語氣質問你在這裡出現的動機,然後押解你回到你該在的地方,那一舉一動都被人監視的感覺,讓人覺得像是被關在玻璃屋裡小動物,只能在內橫衝亂撞,找不到出口。
 
  而那張把人當機器訓練的課程表,只是徒增夜若凡在一回房就半昏睡在地板上的機率,每當2583把夜若凡搖醒時,有時會見到她閃過一絲不甘願的神情,這樣的情形像是種惡性循環,對於她正在計畫的逃跑大業。
 
  2583收起托盤正準備離開時,夜若凡突然開口,「你到底叫什麼名字?」微微的皺著眉,「我記不住你的編號。」
 
  2583轉過身來,只是盯著她瞧,依舊沉默。「不想講也沒關係。」夜若凡微微的一轉頭,沒有注意到2583靠近了她的身邊,在輕輕擦過她的耳邊的同時,用低語的方式說了兩個字。
 
  「……阿樂。」

 

,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