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阿司開口,聲音裡有著某種急切,「如果要講些跟主任一樣的廢話,」我挖起一口慕斯,「那你還是省省力氣吃蛋糕吧!」橘子的香氣正在我口中蔓延著,我轉著小巧可愛的甜點匙,阿司沉默,我繼續挖著一口一口的吃著。
  

好一會,阿司開口,「明晰,拜託一下,」明晰走了過來,用著優雅又霸道的方法,強迫明諾離開桌旁,兩手硬是把他的頭轉離素描簿,然後輕輕的吻上去。
  

阿司拿起素描簿,一頁一頁的翻著,視線在上面停留許久,他輕輕的闔上素描簿,嘴角漾起一股微笑,「冷,」他輕輕喚著,我嚥下最後一口慕斯,阿司站起身越過桌面,越靠越近,雙手輕輕的環上我的頸肩,額頭貼額頭鼻碰鼻,他閉上眼,淡淡的吻了一下,像是在提醒自己又像是自言自語,「你是你,」輕輕的低語著。
  

阿司吃起了蛋糕,但是我被他莫名其妙的動作跟話語弄得一頭霧水,真的搞不懂,到底在想什麼,阿司的眼睛很清澈,是讓人覺得安心的咖啡色,但是,在安穩的咖啡色下面,我真的不明白,不明白阿司在想什麼,沒有辦法像是在攻擊當中預測敵人的下一步,阿司散發出來的訊息,我沒有辦法解讀。
  

我直直的盯著他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的盯著他看,直到阿司吃完了蛋糕,伯爵茶只剩在杯底薄薄的一層,直到,阿司打開了素描簿,我看到了自己,一個歪著頭表情帶著疑問的自己,阿司輕輕的抿嘴笑了,「非常像,簡直一模一樣。」
  

欸,這不是我在校門口問明諾的時候,是這種表情啊,明諾連校門旁的那圈圍牆都畫進去了,哎呀!這表情看起來好像小貓小狗喔!我實在忍不住的低聲碎碎念,訝異於明諾像是特寫鏡頭的精準,觀察入微。
  

「對不起,冷,」阿司遲疑了一下開口,我自素描簿上抬頭,「為什麼要道歉?」「因為你是你,」他頓了頓又接著說,「你之所以是你,因為你是你,我不應該像是其他人,強迫你符合其他的人的規則,我不應該說著是為你好,只是因為別人的感受想法,然後強迫你改變,變成不是你的樣子。」
  

「訛?」「對不起,我忽略了你的感受,你的想法,只是一昧的要你表現出,其他人眼中應該要的樣子,對不起,我……」
  

我打斷他的話,「你的意思是,你以後都不會為了要不要上學什麼的管我了?」,他點點頭,「我懂了,那就不要再道歉了,」我皺皺眉,這樣的阿司超奇怪,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答應我,冷,要好好保護自己好嗎?」我聳聳肩,說這個幹麻?
  

阿司很堅持的開口「答應我!」「好啦好啦,」叫我保護自己又不准我隨便和人打架,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答應過我的,一定要放在心上,」阿司又開口,嚴肅的神色,「另外,還有一件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