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以很重要,也可以不重要,畢竟,所謂的當初,很快就會消失。
 

  我只會閒歇性的隱沒,雖然這間歇可長可短;而我,不甚喜歡消失這個辭,總會讓我想到舊傷。
 
 
 
  在這種時候,講這種東西,也不過是陳腔濫調的事實放大而已,「是在廢話啥,難不成愚蠢的連這種事實都不知道…‥」我自己常常這樣翻白眼,也許這次是自作自受。

 
  我翻著很早之前的留言,然而,邊看著邊隱隱約約的發起寒來,自己講過的話,很早就忘了一乾二淨,原來我會用那種口氣講話的啊,原來我認識某某某是因為哪篇文章的關係,原來再更早之前……

 
  原來,許多的當初,不知多久之前就已經結束。

 
  不管有沒有正式的預告,許多當初,許多我曾經認識的人們,那些我曾經那樣沒有目的而熱烈交談的人們,現在,只剩個像是墓碑的頁址給我踱步凝望。

 
  甚至連,可以悼念的地方都不存在了,沒有什麼原因,就是這樣,安靜的沒有發出聲響,讓人毫無知覺的,消失了。
 
 
 
  只剩我仍然存在。

 
  依舊繼續要死不活的苟延殘喘。
 
 
 
  那些他們最後一次出現的紀錄,對照著自己螢幕右下方依舊繼續跳動的日期時間,那停滯的最後,活像是被黃色警示封條圍住的犯罪現場,清楚明顯的標示,他們離去的最後。

 
  我不知道我是被那些留言給束縛,還是因為那些對話的存在而遺留,總有著好像因為精神不濟而有那種出現失智症的瞬間時間錯亂,讓人,無奈的不知如何是好。

 
  有時候那感覺就像,地縛靈的那樣冒出,在我的眼前一再的飄蕩,只因為墓碑的出口,目前開在這裡。
 
 
 
  這時,那時,現在呢,當時和我擦肩而過的那些人們呢,他們鬆手的原因是什麼呢,分歧之後呢,他們往哪裡前進了呢,因為現實而低頭多少呢,放棄了這裡,是不是就會真的如同他們要努力的那邊順利前進了呢,對於他們來說,這些曾經是不是就直接雲淡風清的隨風去了呢……

 
  也許我的感覺是害怕比較多吧,我還能再寫多久,邊這樣亂掙扎的邊弄不清楚甘不甘心的亂塗著呢,我該要面對的東西會不會一樣逼我做選擇呢,還能這樣繼續好像納涼般的霸佔某些東西嗎,如果暫離之後就從此回不來呢……
 
 
  
  多久?其實我也不知道,這種細小的聲音,沒有解答,特別叫人心驚。

   如果自己都說服不了,那麼不就是連說明都做不到了呢。
 
  沉默,也許是最好的墓誌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