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的時候,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其實,隔了那麼多年,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
 
 
 
  看著午後太陽曝曬的柏油路上,已經乾枯死亡的蝴蝶屍體,枯掉的樹葉又從樹蔭裡掉了一片下來,身旁有一群說著要為我慶生,卻把我冷落在一旁自己聊起天的人們,有那麼一瞬間,我真的不知道,我在這裡發愣浪費時間是為了什麼。
 
  為了自己嗎?那為什麼我卻在這裡不知道要做什麼?為了旁邊的人嗎?既然是我的生日為什麼要為了別人?他們對我來說重要嗎?……其實有幾個人的面孔,在我這短暫神游思考的當中,我想不起來他們的名字,所以,應該是不重要的。

 
  手機響了,有一個人輕輕的對我說:「祝你十七歲生日快樂,我要送給你一首歌。」

 
  「
Now I’m seventeen……」有著妖艷童音的絕美花腔女聲從話筒的另一邊傳了過來,光因為起始就讓我瞬間驚艷,像是一個重擊直接往我的腦袋敲下去,世界上也有人是這樣唱歌的啊!然後,無可救藥的,也不出那人所料的,我也開始跪在椎名林檎的腳邊了。

 
  也許是因為更早之前,我早就已經陷進去那首『
17』裡面,就算我還沒了解歌詞背面想要表達的東西。

 
  雖然吱吱喳喳笑個不停,如同那群朋友,笑的好像開心卻一直到不了心底,不過那都是可以瞬間停下的表面就,還有其他的那些,那些讓我花費我大部分睜眼寶貴的時間精神,為什麼我一直找不到他們的意義所在呢?在我覺悟到我的十七歲難道就要浪費在那些,我覺得一點都不重要的事物上面,「
I see the same faces in school and they say that I am different」又逐漸的浮現出來。

 
  就在尋求認同跟避免被同化成一致的中間擺蕩,我到底是誰?其他人說的那些又是為了什麼?連指引者都沒有答案那逼迫我前進是為了什麼?好不容易隔了好幾年掙脫出來,雖然到現在依舊沒有答案,但起碼不會對自己苦苦相逼,回頭望著我的十七歲,我依然只能看著當時不知所措的自己,不知道下一刻自己會往哪去,可是偏偏連現在是站在哪裡都在懷疑,總是不可避免的想到人生跟以後,但是卻連單純的現在都掌握不了。

 
  『
17』這首歌隨著我,渡過了十七歲那年漫長的三百六十五天,「I go home alone」我只能跟著輕輕哼著,在我單獨起身的那刻,自己一人嚼著便當,在無聊課堂中間發呆盯著窗外茂密樹葉的時候,也許是無奈於自己的無能為力,還是屈服於現實之下,十七歲那年,還是照著看似已經鋪好的道路走著,縱使多麼的不甘心,我還是依著那有標記的方向。

 
  像是某種印記,『
17』是我當下真正被同類了解的記號,在被迫微笑卻開不了口的時候,想瘋狂的丟下一切卻連開始的力量都沒有的時候,給了我一個已經有人幫我訴說的空間。

 
  椎名林檎的歌聲依舊,而現在她仍然輕輕唱著「
Now I’m seventeen……」
 
 
 
  以上歌詞出處皆為:
17/椎名林檎

 
  其實這些並不是我對『
17』這首歌的介紹,而是我跟這首歌一些有關聯的部分。

 
  而我對於這首歌的介紹,只有短短一句:椎名林檎在十七歲的時候寫了這首非聽不可的屌歌,『
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