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我吃著滿桌的食物,阿司還在納悶,「奇怪,羅傑竟然這樣的逃走了,真是很反常,」我嘴裡咬著奶油可樂餅,其實是很想告訴他說,不,一點都不反常,這樣很正常的,你如果知道原因的話。
 

阿司盛了碗湯擺在桌上,「你整整睡了十天,還好吧?」我點點頭,繼續吃著番茄炒蛋,「冷,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把『魂』收起來?」阿司有點遲疑的問。
 

這樣少見的態度,讓我拋出個疑問眼神,又繼續的低頭狂吃,我又沒有一直把『魂』綁在手上,因為要吃飯左右開功,所以我打開了皮帶,把『魂』橫放在我的坐墊旁邊。
 

不過阿司的答案害我差點噎到,「我,我覺得,『魂』他不喜歡我,」「咳咳,嗄!為什麼?」我停下筷子,抬頭看著他。
 

似乎很委屈的,阿司開口,「因為,嗯,因為……」「什麼啊?」阿司結巴的樣子很少見,讓我忍不住好奇,「『魂』他,他對我有偏見!老是指著我的鼻尖。」
 

阿司臉微紅的一口氣說出來,卻讓我噗的一聲笑出來,笑倒在旁邊,這個大概不是他要的答案,阿司臉一偏開口,「隨便你!」
 

好不容易喘過氣,「咩,小氣鬼,」我故意伸手輕輕刮著他的臉,只見阿司的眼神一瞇轉到別的地方去了,「我不是講過嗎,『魂』要保護我啊,他又不認識你。」
 

故意裝著一副無辜的表情,礙眼的在他面前的晃來晃去,他還是不看我,呵,實在是非常少見喔,阿司這個彆扭的表情,好像很好玩的樣子。
 

往他那邊貼,故意朝他那邊鑽,手摸著他的臉,「你,吃、醋、了、啊?」哈哈哈超好玩!我拉著阿司的臉頰,他的臉熱的快爆掉了,「哼!你……」
 

「怎麼樣啊?不要不講話馬,我怎麼知道你這樣是不是默認,」阿司大概是惱羞成怒的撲過來,「你這個得寸進尺的小鬼!」雙手也沒停的呵我癢。
 

在我笑的喘不過氣來的時候,阿司的頭埋在我的頸間,仰躺在地上的我慢慢被阿司的手臂圈緊,隨著阿司越抱越緊,我也順著姿勢的雙手摟住他的脖子,阿司深深的吸了口氣,低低的開口「你回來了,」這傢伙,這幾天又想太多了「嗯,我回來了。」
 

阿司頭微微一轉,輕輕的,在我的脖子上一吻,吻在大動脈上,這!?……
 

我明顯的一震,驚訝的放開雙手,「阿司!你?……」阿司機謹的抱住我阻止了我往褟褟米上栽的趨勢,「怎麼了?冷,出了什麼事!」他驚訝的聲音傳來。
 

我躺在褟褟米上瞪大著眼睛看著他,「阿司,你剛剛……?」我伸手摸著脖子,轉著頭,想看又看不到,他緊張的抓住我的手,「怎麼回事?」望著我的大動脈。
 

我突然笑了出來,怎麼可能看的到自己的脖子,我是在想什麼,冬眠睡醒腦袋還依舊不清醒,「沒事沒事,」我安撫著阿司,看著他眼裡的擔憂,這傢伙真的是太大驚小怪了,特別是被我這樣一嚇。
 

「你真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嗎?」我問,這個動作是有意義的,對吸血鬼來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