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東西什麼意思?」非常單純又胡疑的神色,看來阿司是真的不懂『聖約』,這也難怪,這只有吸血鬼才懂得,當一個吸血鬼張口,卻不是咬你的脖子,而是吻你,那,代表的是什麼意義!
 

「怎麼回事?」阿司的眼神直直的望進我的眼底,他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我突然不想講了,「只是沒想到你突然吻我的脖子,」吶吶的講,我起身往餐桌移動。
 

拍掉他像水蛇般纏上來的雙手,「我要吃飯啦!」正準備抓起飯碗,繼續我的左右開功,阿司倒是綿密的貼了上來,「嫌剛剛不夠力嗎?」阿司壓下我的雙手,朝我耳邊輕呼,又把我撲倒,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一直被撲倒呢,真是大色狼一隻!
 

狂吃狂睡了兩天之後,總算比較恢復正常,我懶洋洋的窩在阿司的懷裡看電視,有一搭沒一搭的轉著台,而阿司拿著本書放在他弓起的膝蓋上,另一手抓著我的手玩,還挺不錯的呢,原來一本書就可以轉移阿司大部分的注意力。
 

在《南方四賤客》裡的阿尼莫名其妙的爆掉之後,我笑的亂七八糟的時候阿司開口,「冷,你明天要不要回學校上課?」他的頭沒轉線還停在書本上,看來大概只是淺意識的動作吧,看唄,碎碎唸太多的後遺症。
 

「再說吧,」我也是盯著電視,「已經十一月五號了耶,」阿司轉頭,他的臉頰擦著我的耳尖。
 

像是害怕我成為電視兒童,阿司舉起了書本擋住我的視線,「欸,你最近有去找羅傑嗎?」我說,快速的轉移話題咧。
 

「啊,你這麼一講,我才發現,最近這幾天都沒有看到他呢,」「是啊,你都不關心朋友厚,」成功哩,阿司找著羅傑的電話。
 

順勢坐到桌子的另一邊,拿起洋芋片,「打電話沒用的,你最好自己去找他,」喀啦喀啦的嚼著,「不然,你以後很難再看到他囉。」
 

「怎麼說?」阿司停下手邊的動作
 

「因為……」我嘴裡咬著洋芋片咬字不清的說,阿司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我,「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還想要阿傑這個朋友。」
 

阿司頓了頓,靈光一閃的開口,「你們不是以前見過面?出了什麼事?」
 

我飄了個眼神問,“你真的想聽”,阿司無可奈何的點頭。
 

「羅傑他啊,」掏著洋芋片,「被偶丟到路上,」喀啦喀啦的咬,「正中午的時候,」倒出袋底剩下的那幾片,「光溜溜滴,」塞進嘴裡,「除了四角褲,」啊,吃完了,就說要買大包的啦!
 

「阿傑很討厭曬太陽的,他會嚴重曬傷的!」阿司像是嚴重抗議的喊出聲。
 

「死不了人的,只是長水泡會讓他抓狂,」把洋芋片的袋子丟到垃圾桶裡。
 

「你怎麼可以這樣?你們是同族的人!」阿司的音量沒有降低。
 

「別對我發脾氣,你不知道他跟我說了什麼!我如果真的要他死,就不只那樣了,」我轉過身。
 

冷冷的開口,人心有多黑暗你並不了解,別人你都可以皺眉帶過,現在事關你的朋友就這樣吼。
 

我以為你會了解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