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導者α依舊還是不滿意,就算我已經可以運用意志力讓傷口的癒合加快,新型的毒藥也可以在接觸的瞬間開始產生抗體,因為,他的目標是把我這治療的能力運用在別人身上;那部份被剃毛的兔子,光滑皮膚上那血淋淋的傷口,加上因為我的碰觸而引起的輕顫,這一切在每次我跟兔子一起玩之後只會加深我心中的愧疚,牠們的痛楚都是我造成的,所以,成功率目前是,零。
 
  指導者α對於我的特殊能力指導,只是把指導手冊裡面的原則唸給我聽而已,沒有其他補充,冷靜而理智,不帶一絲絲的情感,充其量就像是在唸課文一樣。
 
  每當我想到兔子那純真無辜的眼神,總讓我進實驗室之前根本完全提不起勁來,指導者α還是一樣跨著他那說不出哪裡不對勁只能用不自然形容的步伐,「負責人今天會來巡視,他對於你的訓練進度不是很滿意,你最好……好好表現。」巡視?我可沒看到什麼前呼後擁的景緻。
 
  指導員α依舊是那毫無溫度的語氣,「把手放上來。」我一低頭,兔子那晶亮深黑但微微顫動的眼睛,讓我一直累積的罪惡感瞬間爆發出來,「我辦不到,試了這麼多次,你們是眼睛瞎了嗎?我根本做不到!」兔子因為我的大吼而縮瑟。
 
  「放上來。」指導者α的語氣隱含著怒氣,硬是把我的手按在兔子身上,「不要逼我!我做不到!」手底下的兔子,因為我們兩人胡亂施加的力道而大力的掙扎,我硬把手抽起來,手上沾黏的血滴甩到指導者α的臉上,突然傳來一聲,僵硬又低沉的電腦混音男聲,「動手!752。」
 
  我的編號是δ-13,誰是752?動手?自由搏擊我可是不會輸的。 
  指導者α無聲的一嘆,轉過頭他喊了助手出來,「把負責人預備的東西拿出來……順便給我一張紙巾。」
 
  助手端了托盤出來,盤裡放的是上次那把泛著異樣藍光的刀子,另外一彎腰,把小雪球也抓上了實驗桌。
 
  「是上次那把吧!」是想做什麼,用這把刀捅再多次對我一點影響也沒有,「記性不錯。」電腦混音男聲又再度出現,指導者α難得出現猶豫的行為,「負責人,你確定要執行嗎?」他依舊平板的聲音中有著無奈,小雪球在桌子上跑來跑去,似乎因為被放出籠子而興奮不已,繫在項圈上的鈴鐺發出悅耳的聲響。
 
  「你質疑我的決定?」僵硬的電腦男聲聽不出音調的變化,「屬下不敢。」指導者α的臉色更為蒼白,低低的垂首,默默盯著桌上的小雪球,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你只有三分鐘,準備……」
 
  「等等,你這不是要小雪球死,你是最清楚我不會成功的!」我忍著滿腔的怒火,「那你就祈禱奇蹟吧。」指導者α淡淡的說,一手抓著兔子大大的耳朵,一手拿著有著劇毒的刀子,對準它的大動脈刺下……
 
  小雪球無力的倒下,癱在實驗桌上,四肢不停的抽蓄著。
 
  「已經過了15秒了。」指導者α輕輕的用手指前端把牠推給我,像是只是個什麼"東西"般的推過來。
 
  「不!小雪球,快醒醒,不可以睡,快醒醒,快醒醒……」我雙手用力的抓著小雪球,拚命的搖著牠那嬌小的身軀,拚命喊著,「快醒醒!不要再貪睡了,快醒過來要吃飯了,有你最愛的紅蘿蔔喔……不要再睡了,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氣息越來越微弱,四肢的抖動也越來越小,摸著牠逐漸冰冷的體溫,我的眼淚只有一滴一滴的滴在我冰冷的手指上,為什麼是牠?牠什麼事都不知道,什麼事都沒有做錯,牠是無辜的!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牠?還不快點想辦法救救牠,牠就快要死了!
 
  突然間,有股熱流從我的手指傳出,一點一點的滲透到小雪球的身上,在傷口的邊緣,出現了微弱的光芒,一吋一吋,像是侵蝕一般,慢慢的傷口癒合了
 
  輕輕的拍了拍小雪球,「不要裝死了,快起來跟我玩……」還是沒反應,我又搖了搖小雪球,輕輕的叫著牠,「小雪球,快醒醒,我們來玩……」怎麼可能這樣!牠的傷口明明癒合了,我被桶了一刀都沒事,所以你也不會有事的!
 
  指導者α一把把牠拖過去,摸了摸牠的脖子,「牠已經死了,脈搏已經停了。」「你騙人!牠的傷口明明已經愈合了!」我不信,小雪球只是睡著了。
 
  「太晚了,來不及了。」指導者α投給我一副抱歉的眼神,「你的能力是治療,並不是給予生命。」
 
 
 
  「是你害死的,是你的錯。」僵硬的電腦男聲,「你可以救牠的,因為你的愚蠢,所以牠死了,牠的命是你毀的。」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