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愛的偏執狂,我又做實驗做到爆走了。

 
  是的,光憑我連趴在桌上睡著也會冒出火藥的味道,不管是誰都知道我已經氣炸了,你大概很納悶我為什麼沒有把實驗室炸掉,我也很納悶,大概要感謝我那強大到不可思議的理智吧。

 
  連微微著笑然後說不行的耐心都沒有,本來應該用提醒的東西,結果我說出口的時候都像是用吼的,講話的口氣很差,不耐煩的時候瞪人,強制別人一定要怎樣怎樣,我沒有翻桌,可是我當著所有人的面前就就給他一大掌的轟了下去……

 
  氣消的時候,其實我後悔,因為,氣焰在燒的時候我掃到不該掃的人。
 
 
 
  「你是笨蛋!」你已經講過不只很多次了,因為我的確是個不知悔改的笨蛋;而這個笨蛋除了自我懺悔跟用他亂七八糟的笨拙示好補救之外,還是會繼續犯錯,然後根據這個笨蛋自己的賤嘴,這種習性叫,犯賤。

 
 
  比較真是個殘忍的東西。
  
  為什麼每個人都有參與最後責任就要我扛?為什麼本來應該是他的份內都給我做?為什麼我做的要死要活他在那邊閒晃?為什麼同樣立場我就要犧牲那麼多?為什麼他可以不管我就不能兩手一攤?為什麼我必須擔心這緊張那他就在那邊輕鬆愉快的玩著?為什麼別人沒有這種鳥事我還必須去收拾善後?為什麼我能力好就事多?為什麼這整件事本來就是莫名其妙又不合理的存在?
  
  該死的比較,該死的為什麼。
 
 
 
  「你活在現實世界啊,笨蛋!」你會翻白眼,因為我會咕囔,「現實世界全部都討厭!」
 
  我討厭老闆那種不切實際只會出嘴廢話惹事又小家子氣強人所難的個性,材料費要壓的超級低,老是要用破爛設備做不能做的實驗,我討厭有人把我說的話當放屁,連我休息到一半都還要拯救他的失誤,我討厭因為別人的錯誤,讓我在進度緊急的時候做了很多天的白工,我討厭有人把討論好的工作分配表視若無睹,臨時抽腿害我一個人要做兩人份的工作,我討厭狀況外的人不去認識了解,所有的事情都說他不知道的納涼然後丟給我,我討厭沒經驗的人在旁邊指指點點大放厥詞,卻要幫他做實驗的人背負實驗的成敗,我討厭我在努力作實驗的時候,有人在旁邊給我聊天鬧起來玩,我討厭因為別人的心不在焉鬆懈隨意,讓我想吃飯的時候不能吃想休息的時候不能放還要晚回家,我討厭因為幾個蠢蛋,讓我要拖幾個善良的無辜好人下水,我討厭因為蠢蛋做的蠢事,害我要麻煩別人作超出他們責任的部分,我討厭有哪麼多討厭的事不能憑我自己一個想改變就改變。
 
  我最討厭的是怒氣外放到沒有辦法控制,還要別人來安撫的自己。
 
 
 
  「與其指責蠢蛋我更想指責你,不過是幾個蠢蛋的幾件蠢事就激怒你了,你如果因為蠢蛋害你沒有辦法保護到你想要保護的人,所以懊惱,那你就應該變的更強大。」
  
  喂喂喂,現實世界這種東西哪有你講個冠冕堂皇的話出來拍拍手之後,就有康莊大道可以走,你知道火燒眉毛理智斷掉的時候,哪能想那麼多。
  
  你也知道笨蛋的藉口都很多的,可是這個笨蛋就算慘斃了還是要繼續往前走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