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換新工作那陣子的某一天,你繼續吃著剛剛跟新同事們在公司附近買回來,看起來還好吃起來卻不怎麼樣的羮麵,心裡想著卻是剛剛路程中身為新進員工和未來同事們的客氣和疏遠,窗外的太陽好大,室外的溫度和辦公室內的空調有一點落差,玻璃圍幕像是鏡面的反射著對面大樓對面大樓的影像。

 
  碗裡的固體撈的差不多了,想著剛剛在麵條上附著的味道,因為攪拌而湯裡無所不在的沙茶弄得湯水中盡是點點的油光,正在猶豫要不要用湯匙喝個一兩口,會不會想要補充水分,結果其他鹽分熱量零碎的吃進的還比較多,其實並沒有很餓,這也是你剛剛沒有拎回分量較大的便當的主要原因,手機響了,是有一陣子未連絡的高職死黨。

 
  你內心比外在表現的還要高興,雖然很想興奮的朝話筒大喊「好久不見!最近如何?」不過午休的時段,已經開始有不少人趴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小憩,這種七嘴八舌的高音調八成會遭到不少人的白眼,腦中掠過一堆可能的聯絡原因,不管怎樣,都高職畢業那麼久了,這幾年還有持續的聯絡就是件好事,放下湯匙接了電話,話筒傳來的是一陣吵雜的人聲,你高職死黨的吼叫像是跟背景搏鬥般傳了過來,「你到底今天同學會會不會來?」
 
  那瞬間,你終於聽懂了那背景是怎麼回事,你厭惡的
KTV包廂,「……」沙茶讓你的喉嚨很緊,顆粒的感覺蔓延在你的嘴裡,有種想乾咳的衝動,你努力的嚥了嚥,壓下喉頭的反射動作。

 
  你想起每次同學會都去
KTV,似乎除了那種天殺的地方之外,沒有其他可以容納比較多人的場所了,若不是為了見老朋友,何必勉強自己,你每次應諾出席的時候都暗地裡罵主辦人不知長進,那種吵雜的用吼叫也聽不見對方講話,瀰漫著燻人煙味跟萬年不變的裂開的沙發跟廉價地毯散發出的不知該怎麼形容的噁心味道,加上說格調跟誠意都不夠的裝潢再配著慘的亂七八糟讓原唱想自殺的歌聲,燈光要亮不亮連對方的眼神都看不準確,最清楚的反倒是光線下的毛燥髮稍,你只想找個可以輕鬆談話敘舊的地方,約在KTV?想要和人狂喊發洩壓力,自己回家捶枕頭就可以,不必浪費這種難得的見面時間。

 
  「我不知道今天要開同學會。」麵攤老闆灑的一大匙味精讓你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低,可是另一邊一陣爆炸般的聲響,你猜,站在包廂外走廊上的高職死黨身後的那扇門開了,那時候應該阻止老闆的動作的,總覺得喉嚨的不舒服感越來越嚴重了。

 
  「抱歉,我沒聽到你說了什麼,……等等喔,」像是快步中的唭唭喀喀,你想起那時候畢業時兩人交換的手機吊飾,大概被甩來甩去的撞著手機電池,你手機上面的那串,正輕輕晃著靠在你的手上,那時候兩個人還默契相同的各寫了一封長信給對方,拆了對方的信封之後,結果就差沒有兩個人一起抱頭痛哭。

 
  你的思緒飄開,好像好久沒有回去看老師了,不知道今年學校的校慶是哪一天,之前炎炎夏日抓著冷飲一邊衝進樹陰或走廊裡面大喊暢快的開懷大笑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只記得今天中午陽光的毒辣連辦公室裡面的低溫冷氣也安撫不了,不知道以前中庭中間偏右那塊微翹,每到雨天都是塊隱形的噴水炸地雷石版,糊上新的水泥了沒。

 
  背景安靜了一點,你的高職死黨不是衝到廁所裡大概就是在大廳裡面,不過到哪都是一樣,
KTV在你的眼中永遠都是表面裝潢的熱鬧但實際上疏離寂寞的地方,「你剛剛說什麼,你人在哪?還有多久才會過來?」帶著笑意跟期待,還有一絲瘋狂的催促,你聽的出來,其實他的聲音已經啞了。

 
  「我不知道今天要開同學會。」這是誰的錯誤呢?現在自己還在這空調冰涼的大樓裡,問這問題一點用處都沒有,每次都是他打電話通知你,這次……其實也是,你盡量不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發怒,所謂的冷靜的陳述事實,狗屁。

 
  「……對不起,我最近很忙,忙到不行……一不小心……」大概大廳裡又湧進了一群人吧,背景又從"忙"字之後開始吵個不停,或者是,你開始沒有耐心聽了。

 
  爛藉口,你想,很忙不是藉口,可是你並沒有說出口,那打算一直把他們放在心上的自己算什麼。

 
  除了自己以為的部分,其他,其實什麼也不是。

 
  一直都是自己的自以為。

 
  還說什麼以前呢。

 
  「那你今天可以過來嗎?我們晚一點可以……」帶著討好跟愧疚的語氣,可是你截斷他,「我今天上班。」你知道自己勾著微笑,但已經不是以前的那種。

 
  「……喔,那你今天都不能過來囉……對不起,」隱藏的怨對,雖然被道歉的語氣蓋過,你想了想,以前在人群中就不突出的自己會被主辦人忘的一乾二淨也是應該的,你跟他們那票愛玩的本來就一點也不熟,反正你也不喜歡
KTV

 
  「我會幫你好好罵罵他們的,今天的事情很抱歉咧,下次我們……」很活潑想要挽回氣氛的口吻,你無聲的笑了笑,你真的比他以為的還要了解他,「再打電話給我,老闆在找,我要掛了。」辦公室很安靜,你的座位前面沒有人,座位分機也沒有響。

 
  也許沒有下次,這麼有志一同的敷衍,你們不愧是高職時默契最好的朋友,這種語氣,以前你在聽他打發一個纏人的社團學妹的時候,足足聽了三個月,那時候你曾經笑過,打發自己討厭的人為什麼要顧全別人的面子而拖了那麼久。

 
  曾經那樣單純善良的個性,現在也變的跟你一樣世故了,你想起以前他們常常嘲笑你的個性太過於成熟像是小孩子討厭的大人,可是你也許才是到現在還想要惦記著他們的人。

 
  你本來就不喜歡手機吊飾,太不俐落了,沒有熱度的羹湯黏稠混濁的顏色讓你想起那討厭的塑膠地毯,還有那浮沉的油漬,很快的讓你喪失了胃口,抓起泛著油光的塑膠袋,你根本懶的將廚餘分類就直接把東西打包進了垃圾桶,手機吊飾還是找個抽屜角落放著吧,「我並沒有打算把它丟了,只是覺得麻煩,」你喃喃自語甩了甩頭,打量起下午準備弄得文件,午休時間要結束了,新同事帶著善意看了你一眼,「跟誰講電話,笑的很高興。」

 
  拿起水瓶,你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剛剛從飲水機裝的水,「只不過是個普通朋友而已。」你微微一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