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的病房,陽光從窗戶斜斜的射了進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除了躺在病床上的黑朗洛,他正一臉無聊的看著自己打上石膏的右腳踝。
 

叩叩,兩聲敲門聲,床上的黑朗洛一臉閒逸的說,「如果是醫生就不用進來了,因為我自己就是醫生;如果是美麗的護士小姐,謝謝你們的水果、點心,我現在不渴也不餓,everything is fine!如果是我那薄情寡意的大哥,有異性沒人性的黑明焱,那就滾進來吧!」
 

「二弟,」一個柔柔嫩嫩的女聲傳來,黑朗洛輕快的說,「榛葉,你也來了,」一名個頭嬌小,笑靨盈盈的長髮及肩女子慢慢走了進來,後面跟著的是,渾身散發威嚴冷漠氣息的高大男子,黑明焱。
 

黑明焱一進到病房,想都不想的賞了一記大爆栗在黑朗洛的頭上,微微的低吼,「沒大沒小,叫大嫂,」黑朗洛雙手抱著自己的頭,大聲的吼回去「去!這是探病的態度嗎?我是病人耶,虧你還是我大哥,你就不能輕點嗎?」
 

「焱,沒關係,」榛葉輕輕的拉著黑明焱的衣袖,黑明焱一手自然的摟上榛葉的腰,另一手緊握的拳頭慢慢舉起。
 

「好啦好啦,大嫂,老牛吃嫩草的大哥,」黑朗洛小聲的嘟囔,「要不是你娶了個二十歲的老婆,我怎麼要叫一個小我七歲的人大嫂,」黑明焱的拳頭本來才剛放下,一聽到後面那句,馬上又舉了起來,榛葉急忙拉住,不然,黑朗洛的另一隻腳可能也要打石膏了。
 

榛葉連忙將黑明焱拉到旁邊的沙發上,這對兄弟感情好也不用在醫院用拳頭來證明,「二弟,你渴不渴?我幫你倒杯水,」「謝謝,」黑朗洛說,「不必,渴死好,」一旁的黑明焱冷冷的說。
 

黑朗洛跟榛葉閒聊了起來,而黑明焱只是靜靜的坐在一旁,但是,他專注的目光卻一直停留在笑語盈盈的榛葉身上,看著她的一頻一笑,好一會,黑朗洛突然的停了下來。
 

「大哥,你是痴呆喔!幹麻一直白痴的盯著榛葉看,」黑明焱的俊臉淺淺浮上一層紅暈,「少、少囉唆!」榛葉溫柔的笑了,無言的坐到黑明焱旁,輕輕的偎近他的身邊,她明白,這是黑明焱表現溫柔的方式。
 

「醫生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可以出院,在這裡真是無聊的要命,」黑朗洛故意這樣大聲的問,他可受不了有對礙眼的人在自己的面前親親我我,自己卻無奈的躺在病床上動彈不得。
 

「確定你沒有腦震盪就可以走了,你只是腳扭到,」黑明焱冷冷的說,「焱,那個二弟撞到的那個人有沒有受傷?」榛葉擔心的問,「沒什麼事,只是擦傷跟輕微腦震盪,」黑明焱安撫似的輕輕拍著榛葉,因為善良的榛葉總是對生老病死這類事特別的敏感擔憂,這也是她辭去上份工作的最主要原因。
 

「那我們等會去探望她好嗎?」「嗯,」黑明焱寵溺的輕吻榛葉的額心,輕柔的牽起榛葉,黑明焱就往病房門口走。
 

「喂!」被冷落在一旁的黑朗洛大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