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界在眼前崩壞,我唯一納悶的是我的人生在幹麻? 
 
  我一直都不相信努力才有收穫,因為努力了不一定會有收穫,才是現實。幻滅使人成長?我覺得痛苦才會使人成長,縱使,增生的結果不一定是什麼可供生存的部分。 
 
 
 
 
  看著我身邊週遭的人們,起碼篤信了好幾年不曾懷疑的某個事實,竟然被一個我認為不怎麼樣的人給戳破、幾近摧毀的連根拔起,刮了一陣強力震撼的狂風之後,震驚的跌成亂七八糟,唯一的好處是一大群人一起摔,要爬起來的尷尬每個人都一樣,不會受到視線們的集中注目。 
 
  雖然我不會故作矯情的說,「其實我本來就不相信只不過我不好意思當面講出來而已」,那種一副讓人想扁的馬後砲,要保持緘默就乾脆一直下去,用踩下別人才突顯的程度根本就不是實力,只不過對我而言,還不到所謂相不相信的地步,畢竟我還沒把那事實納入認真思考評斷中,我只當那是路邊會出現的景觀,所以我不是因為事實崩解而碎裂。 
 
  可我有被狂風煞到,但我刺骨的地方,卻是我先入為主自以為評斷準確而套用在他人身上的預設立場,根據某些我所親身經歷過的事件,認為已經足夠的就對某些人下定了標語跟評價,自以為自己是有層次的而判斷別人是沒有的大言不慚的用尺碼量著,但當別人完全跳脫我所預設的程度,只充分反映出我所持有的淺薄。 
 
  而我依靠,或認為可以依循的指標和嚮導,姑且不論是我自己懶惰的靠過去還是他自己囉哩囉唆強勢的規定我必須依照他的指示,亦在這一陣強風裡,一併的劈哩啪啦的東倒西歪滾的老遠,連我心裡的那份僅存一丁點的尊重跟敬佩同時的裂成兩半,更好笑的是,那強制的權威設定者一直以為自己是至高無上的正確,雖然我曾經嗤之以鼻,但卻沒有認真的懷疑反抗過,可能終於意識到自己身處於隱性共犯的位置。 
 
 
 
  聽說,人生就像海邊搖搖欲墬的沙堡,你一邊煩惱的抵擋著一個不小心就會猛撲上來的浪花跟無時無刻像是來亂的海風,一邊辛苦的蹲在沙地上不想在衣服上沾染上沙粒跟水痕,沙堡要坍不塌,外表被你修整的越來越醜,不管最後沙作的城堡是自行坍方還是被你一氣之下給踹壞,在炙熱的太陽跟你開始刺痛曬傷的後頸下,你才發現,沙啥堡,哪不就是一大片可以躺橫打滾的沙灘上面的一小堆沙子。 
 
  有那種突然覺得自己蠢死的感覺。 
 
  我的領悟大概也是這種感覺。
 
 
 
  看著自己篤信不移事物在面前輕易的崩解,是可喜也是可恨。 
 
  一體兩面,有時候還似乎不只兩面。 
 
  可喜的是,在此之後,憑藉著自己所得的東西就永遠都是自己的實在所有,就一定,會是我的,原有午夜夢迴裡飄忽的空虛感雖然消失殆盡,可恨的就隨即升起,路途不靠砥死拚活就沒辦法踏下步伐,光是那些力氣血淚就不知道自己撐不撐的下去,別人可以優雅的移動為什麼我就要狼狽的爬。 
 
 
 
  有毀滅才有創造,可我一點都不想做開創的勇者,畢竟我可沒有創世這般偉大的情操,我只想依著自己的步伐,衣袖上不帶著任何東西,不用回頭的往前走。 
 
  自己人生的路要自己走,這點我很早就篤定了。 
 
 
 
 
 
 

  又發現自己把文章寫好,擺在那邊晾半年了,上次那篇晾了一年半才貼,果然是惰性,趕快趁最近有空的時候貼一貼,雖然說作者把文章寫完之後就不關作者的事了,不過我下意識認為連貼文都不關作者的事情,把文章晾在電腦裡面,然後在電腦中翻找的結果發現,因為沒空搞曖昧,所以,有些文章就不寫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