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朗洛還在思考這樣話語背後的涵義,還沒來的及開口問就被一陣夾雜著哈哈大笑的話語聲給打斷,地獄使者和其他三人一起走了進來,一樣穿著旅館的浴衣,四人似乎因為談話的內容顯的非常高興。
 
  「就是你這個能幹的小子啊!」地獄使者一邊哈哈笑著,一邊揉著黑朗洛的頭,「這間溫泉旅館不錯喔!你選的喲,」不滿的撥好自己的瀏海,原來是地獄使者要來啊,茄,裝什麼神秘!
 
  一群人沿著桌邊坐在榻榻米上,羅雪倩的左右各是羅雙珞和地獄使者,黑朗洛自然是坐在羅霜珞的旁邊,黑朗洛看著地獄使者正在講不知道哪聽來的笑話,而羅雪倩笑的眉開眼笑的,羅霜珞更是少見的除了嘴角上揚之外更有股寧靜的表情,突然有個奇異的念頭。
 
  他們三人,這樣看起來,好像一家人喔!
 
  黑朗洛猛然搖搖頭,不可能,抓起茶杯咕嚕咕嚕的大口灌下溫熱的茶水,有地獄使者那樣搞笑的爸爸怎麼可能生的出那麼酷的小珞珞,甩掉腦袋中那個詭異的念頭,小珞珞的爸爸大概是那種言情小說裡面的那種個性酷酷多金英挺縱橫商場的跨國總裁,或是那種重義氣拳腳了得有著龐大家世背景的那種黑幫老大才對。
 
  眾人聊著聊著,隨著侍者送上一道道的日式料理,熱騰騰的天婦羅上桌,黑朗洛夾起有著黃金麵衣的炸蝦正想送進小珞珞的碟子裡,最好吃的東西要給最喜歡的人,這才發現,羅霜珞跟地獄使者都沒有坐在桌邊。
 
  黑朗洛轉頭一看,他們兩人站在陽台上,落地的玻璃窗拉上,聽不見他們兩人的交談,似乎不是個簡單愉快的話題,只見間歇的停頓和地獄使者的皺眉,而羅霜珞則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模樣。
 
  到底在講些什麼呢,好想知道喔,好想知道小珞珞所有的事情喔……
 
  正當黑朗洛這樣想的,突然他的筷子碰到碟子,一聲清脆的喀聲拉回了他的注意,欸,奇怪咧,我的炸蝦呢!?
 
  「我的炸蝦不見了!不見了!!!」一聲驚呼大喊,黑朗洛直起身來,努力的在盤子和桌面之間努力的尋找炸蝦的蹤跡,又不是生魚片不可能新鮮的自己跑不見吧,端著盤子的黑朗洛在整個桌面搜尋了許久,視線往上提高許多突然發現,羅雪倩跟榛葉忍著笑的表情。
 
  飛快的往旁邊一看,在黑明焱的盤子裡面,有著第二條蝦尾巴,「喂,那是我的炸蝦耶!」黑朗洛爆出怒吼,我特別要留下來給小珞珞的,竟然被可惡的大哥吃掉了。
 
  一副滿足樣擦著嘴的黑明焱開口,「我剛剛問過你了,所以好意幫你解決,」「哪有,分明就是偷吃我的!」額頭上的青筋爆開,管你是不是我大哥,偷吃我的炸蝦就是罪不可赦!
 
  「就在你看著陽台看到痴呆的時候,」黑明焱一副不可能吐出來還你的表情,冷冷的瞪了黑朗洛一眼,就體貼的幫榛葉挑起烤魚的刺。
 
 
 
  哼,還能怎麼樣,這種組合式的房間,那幾扇拉門在怎麼拉,我還不是跟大哥睡不然就是地獄使者,不然還能怎樣,還在生悶氣的黑朗洛背著門坐在榻榻米上的棉被裡,完全沒有轉頭看,拉開紙門走進來的是什麼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