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我,不要咬我》愚人節番外
拉普拉普的真相(上)
 
  雖然時值三月底的三二九青年節,明晰那原本高雅又有氣質的店,似乎還沒脫離情人節與白色情人節接連而來的粉紅色泡泡佔領。
 
  整個人趴在透明的冷藏展示櫃上,夜冷漫不經心的像是巡視領土般的念著,「小蛋糕、瑞士捲、幕斯、派、蛋塔、鬆餅、甜甜圈、布丁、雪克、冰淇淋、酥餅、手工餅乾、馬芬、泡芙、厚片土司……為什麼能吃的東西都是巧克力口味的?」
 
  殊不知夜冷每唸個食物類別,角落有個名叫明諾的人身後的陰影就加重幾分,等夜冷把展示櫃裡能喊的出名的都講了,明諾的背後簡直都快變成黑洞了。
 
  等夜冷抬起頭瞄了瞄近日主打的小黑板上,一句,「怎麼連這裡也有巧克力鍋?」明諾差不多整個人都僵硬石化了……已經從電話中知道內情的阿司,只好連忙把明諾從激戰區前線的展示櫃往大後方的座位拖。
 
  明晰的異性緣怎麼會這麼好到這種誇張恐怖的地步?連遙遠的陰地之巫都因應著人類世界的節日活動託人寄了盒裝巧克力糖來,更別說那些把明晰的店當交誼廳三步五時不來這晃晃就會渾身不對勁雄性妖怪們。
 
  不過,妖怪們對於人類的節日通則似乎是選擇性施行,沒人,不,沒妖分的清楚情人節跟白色情人節差在哪裡,所以,整個二月和三月的前三分之二,明晰店裡絡繹不絕的都是來送巧克力糖的妖怪,於是乎整間店面就像是個會自動增值的巧克力倉庫,巧克力從原本的小冰櫃開始滿……然後一直往其他任何有空位的地方滿下去。
 
  二月的前幾天,明諾還能兇性大發的來幾盒吞掉幾盒,毀滅任何情敵的貢品,但約莫在三十幾盒之後,就算是被夜冷稱為"畫架搬運工人"的鈦合金胃,也一見巧克力口味的任何東西就開始像是被雷劈般的絞痛起來……
 
  最後,為了眼不見為淨及快速使巧克力山消失,只好讓明晰把那些巧克力拿去當作甜點材料用,而為何到青年節仍在滿店的巧克力口味,那就要回去問還淹滿了整個二樓一盒比一盒大的巧克力,至於那些隨著精美包裝一起來的"愛的小卡片"呢,聽說,跟明諾某一幅因為巧克力香味影響而撇濫的畫,一起在某人的嘿嘿嘿聲中被燒掉了……
 
  看著夜冷絲毫不在意的用湯匙挖著那凍的正常人會牙齒痛的巧克力冰淇淋蛋糕,聽明諾背後靈附身的用哀怨到快死的語調把已經在電話裡訴苦過的事情在從頭到尾講一遍,然後明晰還有意無意一副得意的笑著說,「真是托他們的福,省了不少材料費呢!」阿司突然覺得自己的情人節跟白色情人節,相比之下,其實還沒有慘到哪裡去……
 
 
 
  未完待續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