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我,不要咬我》愚人節番外
拉普拉普的真相(中)
 
  可是阿司現在開始覺得那時一時義氣決定來安慰明諾根本就是一個天大的錯誤,『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果真是個療傷的好方法,眼看著笑到趴在桌上的明諾,剛剛那傢伙石化的畫面一定是自己眼花的錯覺。
 
  「認真的……算起來,你的情人節是、是在齊菈扁蛞山溝過的……白色情人節……在黟黎三苗香湖裡……」明諾的斷句斷的亂七八糟,因為他拚命的忍著笑,而完整的句子講不到幾秒,又捂著的肚子爆笑起來,阿司其實不知道自己是應該要翻白眼瞪眼前這個傢伙好呢?還是要掛黑影哀悼自己的情人節好呢?
 
  好死不死的冷竟然掉進滿滿都是齊菈扁蛞的山溝裡面,雖然說齊菈扁蛞沒有什麼直接攻擊性,可偏偏冷對蛞蝓這類生物有種莫名的"執著",只要是沾到身上的非弄爆不可,而齊菈扁蛞那該死的趨附性又死命的往任何物體上面貼,要不是自己拚命的跟保育人員一起硬是把冷給拖出山溝,她不花個三天三夜把整山溝的齊菈扁蛞都給解決滅種才有鬼。
 
  一下保育人員在沼澤滑倒,一下冷的衣服被枯樹勾到,每個人掙扎來掙扎去,水花飛來潑去,連底泥都攪了起來,齊菈扁蛞一波波蠕動出來冷又想要定住不動的開始殲滅,一大清早掉下山溝,等他們兩個安然脫離山溝的時候太陽都快下山了,而且還滿身的爛泥跟齊菈扁蛞藍綠色的碎爛屍體,唉──想起來就是一陣混亂,情人節?雖然冷腦袋中的常識都很詭異,但他想捏爆蛞蝓……這應該不是她示愛的意思。
 
  白色情人節,他就更不想回想了,一整個無言到不行,黟黎三苗香湖週邊的風景很不錯,當他們的小船安穩的飄蕩在湖上,他準備要開口之前氣氛是很好,不過也僅止於前面這醞釀氣氛的半小時,直到某隻捲魚人帶著整群的巨大三苗香故意撞翻了他們的那艘小船,還順便挑釁的用魚叉對冷比劃了一下,冷理所當然的追了出去然後就──理所當然的打起來了。
 
  掉進湖裡的那一瞬間他突然想起冷從來都不理會瀧的意見還常常反其道而行,他竟然傻傻的接受瀧的建議帶冷來郊遊,根本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他忘了任何有敵意的生物都會莫名其妙的冒出來而且都喜歡跟冷挑釁,在水裡他根本追不上冷和捲魚人族的速度,而兩方實力不相上下你來我往的,冷還難得打的很盡興,氣氛正好的那時候他本來想要跟冷講什麼?當著那隻會奸笑的捲魚人還在的時候在湖邊對著耳朵進水的冷大喊嗎?別了,等他把玩累的冷從湖裡撈出來挑一挑卡在身上的水草之後,"又"要天黑了,"又"要準備打包行李回家了……
 
  這兩個苦命的男人看著眼前一個常識中根本沒有"情人節"三個字準備要吃掉一輪點心的女人跟一個在吧台拿出巧克力溶解竟然會面帶微笑的女人,一起深深的嘆了一大口氣。
 
  「起碼,你那兩天都還是跟小人偶一起過的。」
 
  「起碼,你那兩天都可以正正常常的跟明晰表白。」
 
  「反正,小人偶本來就不懂這兩個節日的意思。」
 
  「反正,明晰身邊的位置還是你在坐。」
 
  「比起明晰的蓄意,小人偶那樣子也還好。」
 
  「比起冷製造的混亂,巧克力很好處理。」
 
  「現在覺得平常的日子還真是幸福啊。」
 
  「果然人還是要珍惜平日微小的幸福。」
 
  真是哀默大於心死,加減互相安慰的怨念二人組。
 
  應該要先惋嘆為什麼自己會愛上這樣恐怖的女人才對……
 
 
 
  未完待續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