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發生什麼事!?」聞聲而來的阿司,在走進廚房兩部之後也詫異的停了下來。
 

廚房正中央的地板上,就在瓦斯爐前面不遠處,有一大攤黝黑又泛著黏液比指頭還粗大的吸血蟲。
 

看著那些聚集在一起又蠕動個不停的蟲,阿司訝異的開口,「為什麼會有那麼多蛞蝓?」「那是吸血蟲,吸血蟲!」我大聲的喊,雖然隔的很遠,我在冰箱頂還是看的很清楚。
 

「冷!……?」阿司抬頭,「你為什麼蹲在冰箱上面?」少廢話那麼多,「你走開,我要炸掉他們!」我開口,因為這邊最高,揮著手我要阿司閃邊。
 

「不行!這是我的公寓,不准炸!」阿司看著地上的那攤蟲,轉個頭他語氣放軟,「冷,你先下來好不好?」「不要!那攤蟲還沒死之前我不下來,絕對!」我搖頭,別小看那些噁心的蟲,就是因為他們沒腦袋所以才難對付。
 

「我把它們剷出去,那你再乖乖下來好不好?」「不要!要是爬回來怎麼辦?」「那我找東西把它們打爛!」阿司提議,「不要!會有一兩隻死不乾淨」我猛搖頭,「好好好,我聽你的,」阿司嘆了口氣,「我來就好,你待在冰箱上面。」
 

結果就是,阿司倒了罐油用瓦斯噴槍點火,一陣焦焦的黑煙之後,在他把那堆黑炭狀的東西剷出去,地板也用廚房紙巾處理乾淨之後,阿司站在冰箱下面,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我,「冷,你什麼時候要下來?」「不下來了!」
 

「你要一輩子都待在我的冰箱上面嗎?一輩子很久的喔!」阿司挑著眉,似乎沒有聲音的笑出口,我瞄他一眼,「哼!我會打破天花板出去的。」
 

阿司斂下笑容,「不要這樣啦,我不是告訴過你,不可以隨便把牆壁天花板弄壞的,而且這樣我家會淹水的,」他往旁邊站了一步,「冷,你仔細看我都清乾淨了,一點黑黑的都沒有啊,」「誰知道那邊的縫縫還有沒有,」我回他一句。
 

「你!……不要那麼害怕啦!」阿司講到一半突然頓了頓,「我哪有啊!」我瞪他一眼,「那就下來呀,」阿司笑著開口,茄,竟然用激將法激我!
 

阿司張開雙手,指指自己的胸膛,「來,這邊,」像是要抱我下去的樣子,「你今天都不想踩地板也可以,你想去哪裡我都抱你去也沒關係,何況……」他轉頭看了瓦斯爐一眼,「再等下去,山藥蔬菜湯都要涼囉!」
 

好啦好啦,阿司把我放在桌上,轉身從鍋子裡撈了碗湯出來給我,「冷,你……很不喜歡吸血蟲嗎?」「嗯,」我點點頭,喝了口溫熱的湯,「以前被丟進去過,」「被、被丟進去過?」找湯匙給我的阿司突然停了停。
 

「不知道是哪個變態養了一沼澤的吸血魔蛞蝓,都快比我的手粗了,而且好像從來都沒讓他們吃飽,」我撈完最後一塊山藥,「再一碗!」我遞出碗。
 

阿司轉身面向鍋子,「然後,也不知道是哪個瘋子竟然把我五花大綁的丟進去了,八成跟變態是同一個人,水綠綠臭臭的,蟲黑黑黏黏的,超噁心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