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呢?」阿司放下碗,非常擔心的看著我,「那變態把我丟下去人就不見了,說不定是想幾個小時之後再來收屍吧,」我想了想,那時候啊,「後來啊,我爬上岸之後,把那沼澤的整鍋水都給弄乾,然後把那些滿坑滿谷的魔蛞蝓,一隻一隻的炸的稀巴爛了!」
 

「……那,你是怎麼把沼澤弄乾的?」阿司非常遲疑的開口,「還是用炸的,所以整個沼澤的水噴的到處都是,然後就乾了,啊,你不會想知道的啦,」我偷偷的笑出來,當然不是用喝的,而且,我在找不到那個變態報仇一氣之下,不知道他是落跑了還是躲起來了,就把那個山谷整個都炸掉了。
 

阿司深深的吸了口氣,「冷,我以後都不會讓他們再碰到你了,相信我,」他輕輕的抓起了我的手,「真的嗎?好啊!我相信你,」阿司笑了,我也笑了。
 

「那我可不可以再吃一碗?」「呵呵,剩下的通通都給你吧!」阿司端了尖尖一碗給我,在我咬著軟軟綿綿的山藥的時候,阿司開口「冷,我今天早上收到個有趣的東西喔!」
 

「……?」我繼續吃,阿司拿出了張像卡片的信封,「是給你的邀請卡的樣子,」我瞄了瞄,燙金的字樣寫著我的全名跟爵位封號,是非常正式的稱呼,哪是什麼有趣的東西。
 

「這封信是一隻頭上有粉紅色絲帶蝴蝶結的蝙蝠送來的,」粉紅色絲帶蝴蝶結?在蝙蝠頭上?呃……能看嗎?我一手接過信封,信封上面有個熟悉的香味,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知道了,」把信封放在大腿邊的餐桌上,還是這碗湯比較重要。
 

「有個很特別的香味,你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嗎?」阿司翻著信封,很好奇的嗅著那股藥草的味道,「那是龍魄草,只有炎龍堡才有,」就是聞到哪股味道才放心,呃,當然跟那個粉紅色的蝴蝶結也有一點關係,「龍魄草?炎龍堡?」
 

我繼續喝著剩下的湯,「曦玥她老公家才有那種奇怪的東東啦,」「欸,後面有一行小字耶,……急件!……請速拆封!」阿司翻轉著信封,念著寫在背面的那行小字。
 

「急件啊……」我吞下紅蘿蔔,會有什麼大條的事嗎,曦玥又為她肚子裡的雙胞胎想到什麼勁爆的名字,還是她又定做了什麼樣誇張的孕婦裝了,有時候我真的認為,曦玥才是和長老有血緣關係的人,「那你幫我拆,」拿起湯匙,我撈起碗底的山藥泥。
 

才一撕開封口,就猛烈的噴出粉紅色的煙霧,阿司馬上把信封往地上一丟,轉身就想抱著我往外面衝,「沒關係沒關係,」我一手抓好我的湯碗,另一手摟住阿司的脖子。
 

濃厚的粉紅色煙霧快速的席捲過來,一眨眼,瓦斯爐就已經看不到了,「是曦玥的傳送煙霧,」看著騰騰煙霧包圍我們,阿司倒是緊緊的抱住我,「我們大概要到她家住幾天了。」
 

週遭一片粉紅,除了粉紅還是粉紅,「眼睛閉起來吧,不然開始轉沒多久就會頭暈了,」有種騰空飄起不太踏實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