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在軟墊堆中,滔滔不絕的曦玥終於開始打哈欠,我輕輕的推她一下,「霨理馬上會回來嗎?」曦玥揉揉眼邊搖著頭,「那就別等門了,熬夜對孕婦不好,」阿司也開口勸,順勢攙起曦玥邊往她的房間前進。
 
  「小冷,你把阿司借我一個晚上好不好?」曦玥若無其事的這樣開口,阿司整個人嗄的一聲,呆楞的在站在門前,手還懸空舉著,看著我們兩人走進曦玥的房間。

 
  「你不怕他睡棺材床的時候先嚇死,或是半夜被你反射動作咬死,然後你不小心喝到他的血吐死,就可以考慮考慮,」一手舉開棺材蓋,把蓋子推到全開,看著曦玥一邊動作笨拙的翻進特別定製的雙人棺材一邊碎碎念,「知道啦,問問也不行,小氣鬼!」
 
  「欸欸,阿司是狼人哪,跟你的飛龍族的親愛的差很多咧,沒有那些鱗片哪經的起你睡夢中的一咬,」我抓起兩個墊子塞了進去,慢慢的把蓋子闔上,「而且,誰像霨理一樣敢陪你睡棺材床啊!」
 
  「吸血鬼就是要睡在棺材裡面,小冷你的心理障礙要克服,」曦玥正經的聲音隔著棺材蓋悶悶的傳了出來,「哼哼!趕快睡,」輕拍蓋子兩下,我轉身把窗戶關上窗簾拉上,「半夜睡不著你知道哪裡找我,」我關上房門,看著站在走廊上的阿司。
 
  「曦玥只是旁邊沒睡人給她抱,她很容易睡不著而已,你想歪到哪裡去,」翻白眼的瞥了他一眼,看他快步跟上來,「哦,原來是這樣,」阿司走在我身旁,「冷,如果,我說如果,如果我答應的話你會不會吃醋啊?」
 
  繼續翻白眼,「笨蛋!」阿司呵呵的抓著自己的頭,像是突然想到他又開口,「對了,曦玥沒講我真的沒發現,怎麼都沒看過你睡在棺材裡面啊?」「棺材的木板沒辦法保護什麼,反而只會變成累贅,」走兩步,咦!阿司怎麼沒有聲音,他通常都還會很廢話的一直問。
 
  轉身,阿司站在天井的月光下,眼神直直盯著地上的影子,「怎麼了?」那邊是天井,今天月光很亮當然會有影子,阿司慢慢的蹲了下來,兩隻手按著地板,月光……月亮……呃,今天,該不會……是滿月吧!?
  
 
 
  翅膀拍動的聲音,而且還越來越近,是誰!?我抬頭看著天井,目前什麼都沒有看到,可是有個傢伙在上面飛,這我很確定。
 
  阿司突然狠狠的喘氣起來,還發出格格作響的骨頭碰撞聲,我低頭一看,阿司原本深咖啡的清爽短髮,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及腰的銀白長髮,垂落在他身上。
 
  翅膀劃過空氣的聲音,就在我的上方,強烈的氣流從天井上灌了下來,讓我微微的瞇起眼,有個有著巨大翅膀的身影,飛到的天井的正上方,遮住了月光,和全部的光線。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只看到得略略模糊的形影。
  
 
 
  「啊!……」阿司的聲音,又只剩喘息的聲響。
  
 
 
  月光又出現,天井下有隻和犬神一樣大的銀白色的,狼,搖搖晃晃著慢慢站起來,有股急速劃破空氣的聲音,像是鋒利的針般,有個人影垂直的從天而降。
  
 
 
  「不要站在天井下面!」我大喊,奮力的往前一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