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高興,因為先答應了。

雖然一向都沒有什麼好自豪的,但是竟然遠遠看分不出來,還真是。

這種時候總不能說一睡就知道吧,或是睡太多吧。

日劇不結尾送去演電影這真火大。

非自控性的斷層。

疲憊像是鬍渣一樣冒出來。

半夜寫信給人,寫的如酒醉奔放,是說很少大最,也不知道真正會奔放到哪去,寫完還一鼓作氣的把外包信封都封好,免不了的差點連寄件人地址都寫錯,更不遑收進人地址了。隔天,大醉方醒,包裝的好好的信封又不想砍掉重鍊,實在是個自己前後為難的困頓人生。

現在越來越能隨隨便便用傻瓜數位拍出有景深的照片,真是可喜可賀。

要讓人又愛又恨。

剛開始只直覺的讓人生氣,修為不夠,頓了一下才知道生氣的點在哪裡。

說了三百年不回未登錄的號碼,要號碼更新的簡訊來。

熬完了工作就是重感冒模式,根本就是無用的小屁孩。

竟然開著大燈就睡著了,不知道該不該說慘斃了。

用GA君作勢要吃蘋果的照片當桌面,結果我爹遠遠走過說,「我知道他是日本人。」完全不知道該接什麼,到底是看到什麼,為什麼會發功到那麼遠去啊……

「你真的覺得有交往對象就可以……嗯,改善現在這種狀況?」
「……不覺得。」

竟然暈了,嚴重失格,說不出到底是加成還是相輔相成。

喔,那個理由用過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