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怕學長說,樣品很多,要不要來幫忙  
  

那時候會想要跑實驗室,在我考慮的原因們裡面,可能有個原因,或許,應該算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初生之犢不畏虎,簡單的說,就是,其實我根本搞不清楚狀況就跑去了,講什麼廢話,我要是知道的話,那還幹麻去咧

重點是,我終於明白那時候跟其他的學長解說我要去跑實驗室,他們臉上的那種驚訝的表情,我原本是把那種表情歸類成,<原來星空藍這小子也是個上進的小孩>,還偷偷的沾沾自喜,不過,學長姐心裡想的應該是,<星空藍這小子腦袋燒壞了,他竟然要去實驗室>,我根本,會錯意!   

等我好不容易稍稍的混的比較熟了,終於實驗室學長講要什麼東西不會找不到位置之後,我才終於體悟到其他學長姐那副不可思議表情的意義

我最怕學長說,樣品很多,要不要來幫忙,因為,那代表著不只是頭皮發麻而已  
  

因為,學長的樣品,有一百三十幾個

尾數是多少呢,基本上,多到某種程度,多到會讓人嚇呆的程度的時候,區區個位數,也不是太嚴重的問題

在我一番震撼完畢,某天,在學長沒有要做實驗而且心情不錯的時候,我終於鼓起勇氣跟學長討了樣品清單來看,不看則以,一看,我又呈現在痴呆狀態

學長這些龐大的樣品陣容,內容包羅萬象,簡單一句,沒有什麼門檻,幾乎是在實驗室裡面會出現的東西,都有可能變成學長實驗的樣品,那就是假如說,要是我不小心讓某個菌長了某些東西出來,然後,又不小心被安西伯伯發現之後,可能那個未知的東西,就會變成清單上面的第一百三十四還是一百三十五號

難怪,剛開始的時候,學長每次一說要跑實驗的時候都是一貫的哀怨,說實話,剛開始跟學長不熟的時候,還以為他在裝憂鬱,後來才知道,那是真的很哀怨啊

不過,現在,漸漸變的,是學長、我、阿凱,三個人一起超哀怨,活像某種古老機器人卡通裡面的反派哀怨妖怪合體,哀怨到阿凱的室友,可以藉阿凱的哀怨指數來判斷我們現在有沒有在做實驗,然後看要不要社團活動忙完順便跟阿凱一起回家

其實這根本不是什麼同學愛的表現,在我們學校,有在忙社團的人,基本上,都是些瘋狂到不可思議的傢伙,所以,阿凱的室友說的社團活動結束的時候,起碼是晚上然後時鐘的時針大概是在二位數的時候  
  

理論上,應該不會這麼哀怨的,不過,也只是理論上的

基本上,同樣的實驗,不可能只做一遍數據出來就此拍案定奪,呃,如果實驗有成功然後數據有出來的話

實際上,作第一遍,可能是在浪費藥品,可能只是用來熟悉動作,第二遍可能是用來抓誤差,,第三遍......

然後,結論是,等實驗數據好的可以直接拿去跟安西伯伯討論,我如果一開始就抓校門口的那隻流浪貓跟我們一起,他就算因為手握不住試管而不會做,起碼也會開口講解了

而且,要構成實驗數據,還有個很可怕的條件,叫做,三重複

顧名思義,要重複,三遍!

然後,學長的論文不會只有一個實驗就寫的出來,一想到我就哀怨的眼淚都快要飆出來了

所以,最近,我已經學乖了,不會在邊哀怨邊一個一個的數樣品了,等我一直加某個藥品,或是重複某個動作,到手開始抖的時候,就是快要一輪的時候了,醬是不是可以不要那麼哀怨的倒數了 
  

這短短的兩段,我寫了幾次哀怨這個詞,還真的是,超哀怨的 
 

ps:這個系列,以後會不定時出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