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可思議的玻璃試管,有時候真是讓人頭皮發麻啊陰風陣陣咧
  

  實驗室裡面,顧名思義就是用來做實驗的,做完實驗,除了實驗結果,當然還會有很多器材,而且,用完的器材,當然是要自己洗

  加上,我跟阿凱,一進實驗室的時候,剛好是實驗作最多的暑假,所以,自然而然,暑假還沒有過一半,我跟阿凱,就已經變成全自動超高速的洗碗機了,呃,說洗碗機好像不太好,講全自動超高速清洗機可能比較貼切

  學姊是呵呵的笑說,「你們兩個都洗成精了」,基本上,由已經要畢業的學姊說出這種話,算是某種的稱 讚  

  有蛋就有雞,有雞就有得吃,呃,不是,我要說的是,既然有在買器材,就表示器材會耗損,沒有什麼人願意弄壞器材,當然都是很多的,意外

  像我跟阿凱,剛開始洗東西的時候,也是常常笨手笨腳的,力道拿捏不準,有時候一個不小心,就會有清脆的匡一聲,然後,我跟阿凱都是心照不宣的,四下無人的時候,很快的把玻璃碎片掃進去玻璃的資源回收桶裡
  

  只是,有些時候,那些玻璃器材真的是很奇怪的一種東西,特別是那細長的試管

  漸漸的,越洗越多,就是經驗直累積的越來越高一樣,這種粗手粗腳的事情就比較少發生,可是,玻璃試管不會因為這樣都不破,反倒是因為奇怪的原因破的
  

  有次,阿凱一副糟糕的表情,然後是匡的一聲,我們都想完了,一定試管又斷了,但是,阿凱拎了只完整的試管回來給我看,他說,「這試管直直的垂直落地耶,還彈起來!竟然沒裂!」,我們兩個嘖嘖稱奇之後,試管又收起來了

  另外還有一次,我們在水槽裡洗試管,有隻試管滾了大概五公分,上下經歷防衝撞的泡綿版一公分,結果,在阿凱伸手還沒抓到之前,試管就裂斷了
  

  以為應該會粉碎的時候,卻完好無事,絕對沒問題的時候,卻又莫名其妙的斷成兩半
  

  時值農曆七月,明明冷氣不怎麼涼的實驗室,有時候還真是讓我跟阿凱頭皮發麻
  

  總之,事情還是有解決,大概在我跟阿凱開始會覺得頭皮發麻的一個月之後,農曆七月都過的差不多了,還記得那個穿短褲跟涼鞋的學長嗎,沒錯,這次還是他,有次我們再抓錐形瓶的時候,讓瓶子相撞了一下,學長馬上,「噓!」的一聲

  不過,還是來不及了,安西伯伯已經從他的辦公室裡毫無腳步聲的走出來了,依舊是他的炫風式,關心一下我們在做什麼實驗,然後喇勒了半天,重點終於讓他交代出來,玻璃製品不能這樣的敲到,會有內傷,以後就會在加熱或是搬運的過程,不預期的自動破裂
  

  其實,前因後果就是這樣

  當然是在安西伯伯說完他在美國當研究生,然後畢業之後歸還的器材還是依舊完好如初,那個冗長的故事才聽到的
 
ps:這個系列,以後會不定時出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