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招牌鑲鑽,都還不知道要拿出去扛,那逼我去挖礦衝啥,還是一臉壞笑的路線算了。

半夜爬起來寫東西,真是有病。

剛洗完澡進冷氣防都嫌熱的天氣,水壺裡竟然只剩剛燒開的熱水。

那些都用我再來試試看帶過,至於什麼時候試試看那就是我說了算。

剛看到那一瞬間,還不知道說什麼好,也不知道哪個比較驚恐。

結果嘴挫,沒證明好。

短短幾小時之內能不顧一切大笑到肚子痛的事情太多了,剛洗完澡出來突然覺得喉嚨有點啞……

我就是故意把事情鬧的這麼大,哼,來準備準備。

無效率的多人對談最浪費時間跟耐性了,總不能不知道要吃什麼吧。

膿包。

圖書館能借的陰陽師我全部都看完了,ㄟ害,只剩下漫畫了……

撐到這時候公司的中央空調才在中午跳機,也算是不簡單了。

真希望夜裡什麼的可以變成貓溜走。

連吃了兩種西米露,東南亞國家的版本都挺不賴的。

連半夜了都還是熱風,這天氣是怎麼回事。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