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才禮拜幾

所以說,我最討厭狗了,哀鳴的根本就不是可憐,而是可惡的地步。

在腦袋不知恍惚的瞬間,總有那種久遠但是令人不悅的東西飄上來,比黑歷史更令人厭惡的片段,這種夾層記憶真不知要切除哪塊腦葉才能去除乾淨。

然後,到了這種時刻還是想寫。
生離死別也寫不出個屁,但莫名其妙又哭又笑的預習黃狗撒尿。
事情放著不管,藉口跨不過去,簡簡單單的事情異常火大,關鍵時刻卻是毛毛躁躁。

今天才禮拜幾,才禮拜一,總覺得這個禮拜要突破極限了。

群魔亂舞的乳膠色,明明是瞎搞的特攝片的路線,結果惡夢夢的開頂燈睡覺。

從衣櫃把冬被挖出來,毫不意外的所有抽氣壓縮袋都……開了。

最近都是難得的人物惡夢……用來形象破滅大概。

真想叫那些東西滾遠點。

我大概是跟南京敦化路口有仇,明明直接穿過去就好,就會排成繞一圈,那邊是我真實的鬼打牆。

都什麼時候了,禮拜天的半夜三點,還有不知道哪戶的狗在鬼哭狼嚎吵的不能睡,我除了想一棒打昏那隻狗之外,我更想亂棒打死他的飼主。
結果睡不好,Monday blue超嚴重。

換了膠帶好像要時間。

開始回頭去聽舊的歌,ㄟ害。


創作者介紹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