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寂寞看的見,你覺得是什麼顏色?」
   
 
 
  那片窗景,我最懷念的就是黃昏,和寄居在玻璃之外的蜘蛛,破爛的蛛絲和著晦暗的天色,收入眼底悲哀的像是世界要崩塌了,也許是因為我的內在好不容辛苦建立起來的平衡,就在那個夏夜,讓我一夜崩潰。
  
  也許是我失落的連鬆手都不會了,畢竟,手握緊的時候,起碼,我還有自己。
 
 
  那一片坦平只剩下路燈慘白又陰暗點提之下,昏黑遙遠的天色依舊,空蕩無人的夜半依舊,死寂的路途中聽的見自己衣襬摩擦的聲響,在那微暗燭光不足的燈泡下,斑斑剝落的牆面碎屑滿地,一階階混著傾斜的壓條斜峭而上。
 
  而鎖匙轉動的聲響像爆炸,在一片空蕩的屋裡叫囂,窗扇鎖著什麼都是關的,滿目所見的那片黑暗,蜂擁的壓迫襲來,箝住呼吸,僅容旋身的陽台,在鐵窗的斜影之下,拖鞋慢慢漂蕩過來,卻連踏出的力氣都沒有。
 
  摸著了燈,換灰白的牆面傾瀉淹沒,沉重感壓迫著視線,毫無人聲像是個牢籠,一箱箱拆封到一半的行李,纏繞著往日的光陰粒子,讓其蹉跎四散,我只能無力的靠牆坐下,什麼也不做,低頭看著蜷曲的手指。
  
 
 
  單獨一人其實並不可怕,無處對話那才是孤寂。
 
  歪斜的睡在床上,側身出半人的空位,用來承載空虛,而夜半,自己的心跳聲,顯的多麼寂寥。
 
  根本無處言喻我的失落,連傾訴都失去了,對於必然能怨恨什麼,不能改變的結局只有不好過而已,因為往前走而喪失的任性,縱使現在嚎啕大哭也只有自己嘲笑自己,所以,還是無所事事的微笑,不是真心勾起的嘴角,只是悲哀的刻度。
 
  那一瞬間,再度,體會自己的無能為力,不能想著要保護什麼,因為,連自己都保護不了。
   
 
 
  沒有人了解我,而了解我的人又不在身邊,這讓我覺得非常不安。
 
  連掏心掏肺的書寫,也帶不走那種不安,所以我不知如何是好,假寐之外闔眼淚,隔日睜眼一陣刺辣酸痛,胃絞的想爛死,窗簾下緣透露而出的光芒讓人昏花,卻不是令人欣喜的開始。
 
  原來我所建構的平衡,那麼的不堪一擊,不過是在路口各自的轉身,為什麼我會那麼悲傷,哀悽的想要咳血,連自尊都快要在眼前崩裂,而該遺忘光景還在跟前擺盪。
 
  我想重回開始的標的,但伸出的手卻不自主的捂住自己的眼眉,究竟是期望還是厭惡,不過那狠然抽奪的斷 面,卻一再的在心頭重擊,卑微的連苦笑都不配。
 
  我不想說再見,但已經有人替我說了。
  
 
 
  「極其艷麗但又無比殘酷的樣子。」
 
  「這很適合用來形容很多該死的東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