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青年糞青的咖啡因攝取過量半夜睡不著

  *
  不太愛講這個,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成天周圍一直被這個卷進去。
  
  如果這造假謠言一開始的時候,能用比較冷漠理智恥笑的態度看待,「這不就是拙劣的謊話沒什麼好圍觀」之類,是不是就能夠跳過中間那一段,翻譯成英文的國際新聞,一面倒踹共加祭品無聊哄抬,跟快訊出來幾小時之後會有的媒體素質低下你看的馬後炮迴響,最後拿來不管是心裡還是說出口的,大聲或小聲的恥笑翻白眼。
 
  沒事找碴啊,套句大魔神的話,「這腦袋的洞,還不是普通的大。」

 

  *
  沒有盯著看,甚至有點熱頭上連有人在旁尖叫吶喊都不想看的反骨。
 
  其實是找來當BMG聽的,所以專找同一人的,畢竟那背景樂隊比起常見的midi的合音,真是扎實也好聽太多了,反正一路都知道不真實,就算是純真也被虛假拿來利用了。
 
  敗部復活戰是很好拿來講「哇喔」的例子,或是這一種相似型態節目中,含專業、素人剪輯中,鋪陳戲劇化最好的一段,專業的話夠格,素人的話真的有愛。
 
  最後訪問的那段,大概知道在講什麼,也許就是那種「無壓力的對話感」,不管是在熟或是親密的人,不管用何種形式溝通,即便再怎麼不期待對方的反應或是回應,那畢竟是有對象,就會有個像斷路接頭的東西存在,可是在獨自一人跟無機物的對話,那比較像是無意識的排除,不管是排除瞬間的念頭,或是排除無聲感,排除寂靜感等等。
 
  小結就是,腳本很重要,男人的劉海也很重要。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