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在客廳熱烈討論料理的男人,突然貘良聖司抬頭看了時鐘,馬上斂起笑容,因為,已經六點四十五分了,而夜冷現在還沒到家,謙藍一察覺貘良聖司的視線,馬上開口,「小冷是什麼時候出門的?」
 
  「二十分,」貘良聖司很快的抓起外套,「不過就算全程用走的現在就應該到家了,」貘良聖司很快的抓起鞋櫃上的鑰匙,「而且以冷的個性……」
 
  謙藍跟著套上靴子,「她一定會用跑的,超市是哪個方向?」兩個男人相繼從走廊躍下,火速的直衝。

  「冷!」貘良聖司只有稀少行人的停車場大喊,腳邊的雪地上灑落了些玉米粒,可是漫天雪花漸漸的將雪地上不明顯的玉米粒掩蓋,很快的,停車場四週半點殘跡都找不到,「連罐頭都裂了,這情況真糟,」一邊四周環視的謙藍不禁皺起眉頭。
 
  「可惡!這個時候下什麼大雪,我什麼都聞不到!」貘良聖司憤恨的踢了路燈一腳,「這種天氣再不快點找到小冷,就完蛋了!」謙藍著急的看著降的又急又兇的大雪,連他們的肩上都被雪浸濕,「快!我們分頭找,再晚一點,隨便兩個人類就有可能把小冷撂倒!」
 
  「什麼!?」才剛轉身的謙藍被貘良聖司一把抓住,「你說什麼?」「等找到小冷再解釋,現在動作快!」謙藍甩開貘良聖司的手,飛快的往超市後方那帶衝去。
 
 
 
  冷,你在哪裡?
 
  大雪,依舊靜靜的落下。
 
 
 
  「冷!!!」貘良聖司的大吼,在靜謐的雪夜裡,顯的特別讓人心驚。
 
 
 
  等謙藍趕到那片樹林旁的小山坡時,只見四週一片零亂,幾個穿著野戰服的人隨處倒臥,已經沒有氣息,樹幹上出現了許多彈孔,旁邊甚至有顆樹攔腰折斷,而貘良聖司正跪在地上堀著雪地。
 
  「冷!醒醒!」貘良聖司一邊大力的搖著夜冷的肩膀,一邊挖開厚厚的積雪,想要把埋在雪裡毫無意識的夜冷拉起。
 
  在兩人把夜冷從雪地下將進五十公分的地方拉出,一看到夜冷原本白皙現在卻蒼白到毫無血色甚至泛青的手臂,謙藍連忙脫下自己的長大衣,「快幫她保暖!」貘良聖司連忙摟緊夜冷,「冷!快醒醒!別睡!」
謙藍抓出手機大吼,「瀧!快來!小冷出事了!」
 
 
 
  「還有什麼可以保暖的,冷的圍巾雪衣帽子手套都不見了!」貘良聖司一邊用力抓緊夜冷,一邊再用自己的外套蓋上,「謙藍!冷沒有呼吸了!」他焦急的嘶吼。
 
  「快點把她弄醒!再遲就來不及了!」謙藍用指甲劃開自己的手腕動脈,把血流進夜冷的嘴裡,可是血滴進去不到十秒,謙藍就察覺有異,「怎麼會這樣?」他把夜冷的頭一側,剛剛滴進夜冷嘴裡的血,通通又流了出來。
 
  「連最後一招這樣都救不醒……」謙藍緊張的捏著夜冷的下顎骨,「用我的血!」貘良聖司伸出手。
 
  「快!小冷乖孩子,多少都喝一點下去,」依舊一點反應都沒有,「瀧!快來啊!」謙藍發出從未出現過的驚急聲音。
 
 
 
  「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