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小冷,你是跟那群人類傭兵追逐到那片小山坡旁,把他們解決的差不多之後,先掉進第一發小型火箭炸出的洞,然後剩餘的手榴彈爆炸引起的山崩把你整個人埋在雪地下,另外,雪衣跟圍巾是被汽油彈波及,帽子應該是追逐的時候掉的,手套大概是你在反擊的時候脫的,」謙藍反反覆覆問來問去,花了快要兩個小時才終於統整出比較像樣的結論。
 
  「你那個時候怎麼沒有找『魂』去幫忙呢?」阿司低頭問我,因為預防我跟老妖怪又打起來,我還是被抱在阿司懷裡,「忘了,」我聳聳肩,「怎麼可以忘了!」阿司一副比我還激動的樣子。
 
  「大概是來不及了吧,小冷這種急速的衰弱,也會拖累『魂』的,」謙藍安撫著阿司的情緒,「好像是吧,謙藍你剛剛講的那段,從我掉下去洞之前的那一小段開始,其實我已經沒有印象了,我只記得白白的,」我揉揉眼,打了個哈欠。
  
  「白白的?只剩本能了嗎?」阿司不懂的又低頭,「對啊,全部都白白的,我看到的東西全部都白白的,」我伸手比著,從這邊到那邊,就是全部啦,老妖怪跟謙藍兩個人又講了一會,阿司的懷裡很不錯睡加上他又幫我蓋了外套,所以就……
 
 
 
  「所以,結論就是某人太笨了!」瀧揶揄的斜眼瞄去,另一端就沒有任何聲響,貘良聖司緊緊抱著夜冷結果預期中的掙扎沒有出現,他低頭一看,只看到已經合攏的長長睫毛,「竟然睡著了,這個笨蛋!」瀧忍不住翻白眼。
 
  貘良聖司低頭看了熟睡中的夜冷,又忍不住的抬起頭,當他正要開口,謙藍點點頭,「她的身體需要大量的能量來修補因為『過冷』所造成的傷害,所以,在她完全好之前,會吃的多也睡的多。」
 
  瀧狀似補充的也開口,「沒錯,簡單的說就是條豬,」當然被謙藍打了一下,謙藍搖了搖頭,「我們的基因工程技術還是不夠成熟,怕太陽光的弱點克服了卻造成其他缺陷,所以小冷的體溫特別低,她只要一開始流失體溫,就沒有辦法自己調節,其他身體功能也會很快速的停止。」
 
  「其他吸血鬼可以用低溫冬眠,可是這傢伙不行,頂多常溫,」終於正經的開口,瀧想了想又繼續講,「還好那時候是晚上,要是白天我就沒辦法了,最勉強我也只能在傍晚才出的了門,除非穿著那活像全套太空衣的抗紫外線裝,不過那也不用動了,」貘良聖司微微的欠身,「謝謝你。」
 
  「我們本來有想果把小冷送到熱帶,或是不會下雪的國家,可是那些太陽太大的地方,居住在那些區域的吸血鬼本來就不多,更別說願意照顧小冷的了,瀧是族長根本離不開這裡,而單憑我一個人也不足以保護小冷,加上我們是在這個地區訓練小冷長大的,所以,後來還是決定留在這裡,」謙藍解釋了一長串,而瀧只是裝可愛的拚命點頭。
 
  「現在,除了預防之外,並沒有什麼方法根治,」謙藍似乎煩惱的皺眉,而而瀧還是裝可愛的拚命點頭,謙藍瞄了瞄時鐘,「時間差不多了,天已經黑了,阿司你是要讓小冷在這裡休息等她睡醒,還是我們回去的時候送你們一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