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有一點倦怠。
還不只一點累。

有時候一整天都在板南線上來來回回,一天坐掉一年份的計程車次數,六趟還是八趟的。
坐板南線都可以攤的靠在玻璃上,大概也是個死屍臉吧。

關門鳴笛的時候,跳進來一個大概國小高年級的小男生,其實還有時間,但是門外的人不跑,那男孩一臉得意跟小小的邪惡,挾著一點親暱的任性,似乎在對門外的人說趕快跑過來之類的,對門外揮手的人抬下巴。
累到不想多做反應,不然應該會覺得有點欠打。
那男孩還在抿下巴,門外應該是他媽媽的人,有點焦急又無奈的比手勢,大概是下一站下車或是打電話給他之類的。
門關,車啟動。
男孩站在門邊,臉孔安靜,但是一點得意下面有一點惶恐,捏了捏手機。下站門開倒是輕快的走了出去。

坐錯站或是坐過站的淡定與從容,同行卻不小心分開的心慌,那驕傲的任性,還有故意為之的邪惡,還有很多很多……
像是被風捲起來的碎屑。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