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放在這邊,也許兩個月之後拿出來跟阿坦坦說。

 

 

 

在我講完之前不要打岔,我講完之後不準說我沒有自信跟鬼打牆。

 

安慰你完之後,其實我有點沮喪,大概就是blue monday再乘以十倍的憂鬱,
因為六連夜班是個沒遇過的漫長,有點像是禮拜一早上八點明明睡不熟但是很不想起床,不想上班因為還要很久,離下一個週休還要很久,只是這次現在看起來久到看不到盡頭。

 

大概中樂透了,所以遇到個不錯的對象,
但是,也許一兩個月之後,在我可以過著有你日班的日子後,再下一次遇到這樣的夜班,我就撐不住了,
我希望未來的人生有你,想把你試著放進我的人生裡面,
也希望我可以被試著,你也想把我放進你的人生裡面,

 

可是想歸想,能不能,兩回事。

 

但是,大概下一輪夜班,我就沒有辦法像現在這樣,微笑的給你安慰和鼓勵,
大概也沒有辦法忍耐,一天只有那十分鐘不到的時間可以講話,
大概也沒有辦法接受,睡醒的時候想著清晨回家的時候會不會很累,傍晚的時候想,這麼亮的白天到底有沒有睡好,整個深夜到底能不能好好工作,
大概在面對那些因為日夜顛倒而跑出來的長期疲勞,錯失社交圈的孤單,我什麼安撫的話都講不出來了,

 

可以撐過大夜班的硬漢,我對你是有信心的,我是對自己沒有信心,
我答應的事情都會盡力達成,我沒有六成的把握我不會答應,同樣的,沒有把握的時候,我會試,我只能站在谷底往上走。

 

我大概沒有辦法,再這樣的忍耐下去,
再忍耐的不吼你,不要再做這種你不喜歡又傷身的工作,不要再這樣猶豫不決,餓不死人的不要站在舒適圈裡面害怕,
再忍耐的擔心你,擔心你有沒有吃好睡好,有沒有照顧自己,有沒有開心,

再忍耐的,忍耐的,想跟你說話的時候,想得到回應的時候,只有碰觸不到你的孤單。

 

無理取鬧,鬧著你換工作,每次都處在有人卯死命熬夜的相處,每次都有人賭氣的隔天上班很睏,這不是辦法,
得到的越多,就越貪心,這樣不夠,不夠。

 

把責任都歸給你實在很狡猾,我不想逼你作決定,我也不想把自己拿上去天平秤,
可是實在很難忍耐的不這樣無理取鬧,任性妄為,智商低下。

我怕我跟你說,如果你還繼續夜班的話,就倒回去,我全部都不想擔心,也不想忍耐。

 

太難忍耐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