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洗手台上流洩而下的水聲,在浴室裡,襯著單色的白磁,清晰的刺耳。
 

  頂著微濕的頭髮,一貫的在鍵盤上按著,切到震動的手機響了,你說想過來聊聊,才應了好,門鈴就響了。
 
  起身開了門,看著門前的你手中拎了幾個玻璃瓶子,一副預謀犯案的微笑站在我的面前,「如果我說沒空把你關在外頭呢?」雖然了然明白這是你的性格,但仍有些微驚喜跟訝異,微微的翹起嘴,我開口。
 
  「那我就靠在門板上乾了這幾瓶,吹風機拿出來,我幫你吹頭髮,」半是正經半是玩笑的回答,想也不想熟悉的踏進門。
 
  就是這樣,所以,我常常不明白你的想法,真正的是在想些什麼呢?但又溫柔的讓人陷入。
 
  「我會變成酒鬼都是你害的,我酒量越來越好到底是怎樣,原來就是因為這樣才一直沒有緋聞,老是跑到哥兒們家裡喝酒,下次要是狗仔隊跑來我就跟你絕交……」我一邊的小聲碎碎唸一邊在你堅定的眼神之下拿出了吹風機。
 
  暖暖的,動作輕柔的吹好了頭髮,跟你給人的感覺一樣,一貫的讓人覺得體貼溫柔,「髮質這麼好為什麼不留長?」雖然已經用梳子梳順了,你的手卻還是在我的後腦杓上,像是撫著什麼毛皮般的貼著,手指穿過我的髮梢,純粹是因為你的手勁很舒服,所以我才容忍這動作。
 
  「你的長髮控留給會在你飯店房間外面排隊的女人就好,」我搖了搖頭,伸直了剛剛屈著的腿,收起了我原本放在矮桌上的NB,「你又沒去排過你怎麼知道有女人……你知道我喜歡看你打字,」像是微微的嘆了口氣,你停頓了一下。
 
  「你也知道有人在旁邊我什麼都寫不出來,」抓出了你寄放在我這的酒杯,推了過去,為了討你歡心而留長頭髮?我還沒那麼傻。
 
  陽台的落地窗邊,夜風一陣一陣的吹著窗簾,像是我們之間的談話,時有時無,大概是因為這種就算沉默也不會覺得尷尬的氣氛吧,所以才顯的放鬆自在。
 
  「欸,你知道你牛仔褲這種長度下面露出來的腳踝……」不知何時,你突然靠了過來,「長度怎樣?」我看著站直時剛好到地面,現在屈著腿卻稍微蓋在腳背上的褲管,腳踝那突出來的關節骨頭剛好在邊線上隱隱約約。
 
  我背靠在牆壁邊,你伸手握住我的腳踝,跪姿的湊到我臉前來,「腳踝這樣看起來很性感,」你的掌心環握著我的腳踝,比起我因為光腳放在瓷磚地板上的微涼,你的手心很溫暖,雖然理由莫名其妙。
 
  然後,你吻了我。
 
  「為什麼要吻我?」我問,我垂下眼簾,因為我忍不住心中的訝異燦喜跟逐漸壓抑不住快要流洩出來的悲哀。
 
  「因為我現在想吻人。」
 
  某個瞬間,我很想遷怒的轟你一巴掌。
 
  因為我知道,你說這話沒有半點虛假。
 
  「不行嗎?」我聽到你的聲音問,可是我不知道你的表情,因為我還是沒有抬頭,也許是我下意識的不想看見,不想知道的就沒有聽見。
 
  「是不好。」我收回了我的腳踝,伸手推開了你,站起,走到矮桌旁邊,背對著你看著那放在桌上的玻璃瓶,約莫還有一半,伸手,直接口就著瓶口,就我所能的灌進好幾大口。
 
  「嗯?」我聽見你疑問的單音,但有些話,我沒有深呼吸就說不出口。
 
  嗆辣的酒精滑過我的咽喉,卻沒有剛剛烙在我唇上的呼吸刺骨,抹過嘴邊的酒液,沒有嗆咳,我仍舊抓著瓶子垂下手,「這樣很悲哀……我不知道是吻人的悲哀,還是被吻的悲哀……」
 
  我轉過身,看著你依舊清亮深邃的眼眸,依舊光采流轉,那雙我很愛有著微微漸層很適合沉溺的眸子,「因為你是想吻人而吻人的……並不是想吻我而吻我的……」我這樣講,你……明白嗎?
 
  玻璃的瓶頸慢慢的在我的手指中下滑,終究脫離了我的指尖摔落在矮桌的邊緣,傾倒之後在地板瓷磚上面碎裂,酒液噴濺上了我的褲管,也許有玻璃碎片飛射進了我的身體,那清脆的毀滅聲響,像是從我的胸中發出一樣。
 
  你明白嗎?明白現在在我心底泛起的悽涼嗎?
 
  我遷怒是因為想用憤怒掩蓋自己的崩潰,理智告訴我不要讓自己陷入那種像是後宮般癡癡的等著你的賞賜,我伸出的雙手只會接到你的同情憐憫,所以我反其道而行,就像週而復始的剪短頭髮,可是現在我才發現,那只是另一種狀似青少年時期的叛逆而已。
 
  也許你有向我伸出手,但是我轉開了視線,那是我最後的底限,就算轉過身我還是沒辦法自由,我假面又可笑的自尊,是我唯一可以掙扎的,縱使我心甘情願深陷,我明明白白知道自己心甘情願。
 
  踏開步伐,進了浴室,塞住了洗手台的排水口,扭開了水龍頭之後,是我這個被吻的明知毫無意義卻暗自竊喜希望這意外繼續的悲哀。
 
  如果可以嘶啞狂吼的喊著你的名,歇斯底里爆裂激動用冷水作濺的澆著自己,宣洩之後,也許我可以從那洪水氾濫過後的狼藉荒涼裡面慢慢爬起來,可悲的是,我連哽咽哭音都無能為力……
 
  壓抑成性,終成無情。
 
  奢望哪……在心底忍不住的喃喃,卻是我無法抑制的顫抖,雙手弓起舀起了水,清水從我的指縫中間慢慢的順著手腕沿著手臂往下滴,而手心弓起的那一小片水面延續我眼底紊亂的波紋四散。
 
 
 
  其實,洗手台上流洩而下的水聲,在浴室裡,襯著單色的白磁,清晰的刺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