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阿司終於回神視線轉回我身上,「拿一下,」我繼續把安全帽塞近他的手裡,然後轉身,腳踢手接拆了一片已經生鏽生的亂七八糟的鐵製雕花大門下來。
 
  「夜冷學妹,疑?」這聲疑是巫澤發出來的,然後下一秒鐘,「馬的!你一直廢話個不停煩不煩啊!」我用那扇鐵門朝巫澤一揮,鐵門跟他一起飛到那邊的樹林裡去了,「實在是吵死人了,」我看我要去跟校長申訴。
 
  我從阿司的手上拿回安全帽,他只是有點呆愣的看著我,奇怪,阿司什麼時候反應變的那麼慢了,管他的,趁阿司還沒反應過來我跳上機車,「走啦,回家吃晚飯!」我拍了阿司的安全帽,催油門啊,我肚子餓啦!   
  摩托車還在繼續發動中,可是阿司的右手沒有動作,我探頭往前看,不會那麼剛好突然車壞掉吧,看起來沒有怎樣,可是照後鏡裡面的阿司正在笑,「怎樣?車子爆胎你打擊太大喔!」
 
  「沒有,我只是在笑一個笨蛋而已,」阿司轉頭回給我個笑容,把我的手往前拉圍住他的腰,沒錯沒錯,巫澤是個討人厭的笨蛋,阿司催油,摩托車開始往前,「你都說回『家』吃晚飯了,貘良聖司真是個大笨蛋,」阿司在車子啟步當中,莫名其妙冒了這麼一句出來。
 
  是啦,你自己承認貘良聖司有的時候也是個奇怪的笨蛋。
 
 
 
  『剁剁剁剁……』手機的新鈴聲響,最近是切菜聲,「怎樣?」來電顯示是謙藍,我正在屋頂邊曬太陽邊吃阿司給我準備的便當,好不容易阿司覺得我的手完全好了,不翹課去活動活動拉拉筋怎麼行,就這麼決定好了。
 
  「小冷啊,這次溫泉會你要不要來?」謙藍又是那股帶著微微笑的聲音,「老地方?還是那間溫泉旅館?」我問,冬末初春的時候族裡都會有溫泉會,好像有這麼一點印象。
 
  「嗯,一樣是繭園,日落開始,」謙藍應著,「去幹麻,老妖怪又肖想那邊的情人池喔,」除了宴會的菜好吃外,其他都滿無聊的,完全不知道那些貴族覺得宴會有趣high在那裡,可以買新衣服然後穿出來互相炫燿吧。
 
  「呵,可是阿司他同意你這次半夜出門喔,」謙藍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茄!你都打電話問過他了,你還打電話給我做啥,「一樣最裡面的包廂,你知道的,bye,」哼!謙藍交代完就把電話掛了,莫名其妙,我看我還是便當吃一吃,閃人比較實在。
 
 
  
  黑市的『轉換門』才登錄,阿司的電話也跟著來,啊咧,我忘了下午的課他就在隔壁教室,這手機還真是討厭,怎麼在這種地方收訊也這麼好,阿司疑問的話還沒講完,我就看到個熟人,「我等下帶羅傑回去吃飯,」嗶的按下結束鍵,看著咖啡座那邊左右各摟一個野貓姊妹花的羅傑,我腦袋裡突然浮現了個“有趣的"想法,阿司常常說我們同族的要團結,那團結的第一步就是要“感情好”咩!
 
  可是才走沒兩步,羅傑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了,看他姿勢優雅的,噁,耍酷的,噁,接起電話,可是才講沒兩句,就整個人臉色青白的跳起來,驚嚇過度的導致剛剛一副玉樹臨風,噁,風度翩翩,噁,的樣子完全走樣,哈!就知道那電話是阿司打來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