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去面試複試,總之路途遙遠還讓我可以閒閒在捷運上東看西看,板南線上xx站上,突然有個足足有一百七十公分踏三公分鞋跟的女士走進來,身穿黑色長褲套裝內搭白色挺領襯衫,全妝挽髮銀色高跟涼鞋走路速度飛快,總之一個野心勃勃衝勁十足的大姐,當時車廂內人不多,大家都閒散的找位置坐,全部的人都坐滿了之後還有幾個位置空著。 
  
  我正想研究她這麼帥氣女強人之姿那小配件都是走什麼路線的,這位大姐空著三連坐的中間和我同一排坐下,但她預定坐下的位置前一個人才起身沒幾秒,這位大姐大概是非常討厭溫熱的椅子,筋骨非常軟Q的挺腰倒彈起來,因為高跟鞋踩在地板的重聲,我想全車廂的人大概都看到了。
 
  看到一個專業人士,雖然臉色八風不動,但是這般如遇大敵般的身手矯健實在不多見。
  大姐拿著她亮面大蛇紋的黑色真皮提袋優雅的──幾乎只是在椅面上左右兩公分移動──搧了搧,大概兩次吧,之後小心翼翼的像是軍隊標準板凳坐姿般的,只和捷運水藍色塑膠座椅碰觸了約四分之ㄧ屁股的那樣小面積,我還在懷疑這樣垂直繃緊的姿勢大概只有尾椎骨那塊在椅子上吧,大姐又再來一次軟Q的倒彈,而且這次還沒有發出高跟鞋的扣一聲。
 
  憑著眼角的魚尾紋,有這樣可以連續兩次挺腰前翻的功力,還真是高人。
 
   大姐從她的提袋裏面翻出了疊白色印有字的A4紙來,照慣例優雅的搧了搧之後,正要坐下之前大姐她猶豫了,本來我還想說可以看到第三次連續軟Q倒彈咧,大姐猶豫之後的結論是──
 
  她把那疊紙,以像是坐在椅子上要連人帶椅搬動的姿勢,雙手垂在兩側,把紙墊在屁股下面之後,安然的往後坐滿靠上整張捷運椅。
 
  我真是遇到高人了我,不愧是大隱隱於市,以後搭捷運通勤上班的話,也不怕沒事做了。
 
 
 
  後來回家下了公車的路上,小學生正放學,這樣秋風涼爽的天氣,我在柏油路一群吵鬧的死小鬼中看到了──
 
  我以為從日本直接原裝進口的小女生。
 
  小女生穿著一身粉嫩紅花的粉紅浴衣,腳踏一雙純白後底小涼鞋,同樣粉紅色系髮圈的馬尾,咖啡色小熊的手提袋,書包上也掛著同一小熊的咖啡色小束口袋,最重要的是肩上揹著正統日本小女生在用的紅色真皮書包。
   
  就算這樣蹦蹦跳跳年紀的小孩肯穿長及小腿肚的連身浴衣,這家長媽媽要張羅這麼多配件也是粉辛苦吧。
 
  回去跟我爹娘報告了這件事之後,偶娘說:「我去打聽看看這附近有沒有日本人搬來。」我說:「那小朋友就住隔壁樓梯的公寓。」偶爹說:「ㄟ,不知道日本小女生吃不吃鳳梨酥咧。」我說:「你這個會用紅豆餅誘騙小女生的怪叔叔,這次不要被日本人舉報變成國際新聞厚!」
 
 
 
  再晚了點晚飯之後,戰鬥服脫了隨便套個牛仔褲去跑腿買雞蛋,結果被從國小就認識的雜貨店老板娘──
 
  誤認成大學還沒畢業……
 
  她不相信我長這樣是已經研究所畢業去找工作了……
 
  我就知道這次頭髮剪錯了……
 
  下次我一定要回去剪痞子頭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