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闇在監控室等著,那滿是螢幕的牆壁,顯示著『豺狼』總部內內外外,雷闇的面巾已經移下,他面前打開的便當才吃到一半,桌上只剩另一個沒拆封的便當,焚焰果然剛剛就回去冰澄那邊了。
 
  拉下了面巾,似乎終於可以大力的吸氣,我開口,「槍傷哪來的?」
 
  「分心。」雷闇咬著筷子很簡單的回答我,果真,自大狂一個,我看著螢幕上顯示的即時新聞,「有什麼消息嗎?」或是鷹井雄猆還能維持他的冷硬作風,就算事關自己的兩個寶貝女兒,仍然把事情壓在檯面下。
 
  又播到八卦消息去了,看起來這短暫的幾個小時鷹井雄猆還撐的過去,雷闇出聲,「不吃嗎?」他指了指桌上的便當,「沒胃口,給你吧。」抓起水瓶,我扭開了瓶口。
 
  「還是我和焚焰換班借三個小時,幫你弄個便當。」和氣氛很不相干的一句話,突然從雷闇的嘴裡冒了出來,在我拉起面巾準備走回會客室的時候,「綁匪先生,你是來野餐的嗎?」還帶便當咧,我除了笑,還能說什麼。
 
 
 
  會客室的門是關上的,不過,我記得我沒有隨手帶上,我扭開了門,那兩個基層組員非常迅速的朝我望來,像是在掩蓋什麼事實,有什麼東西他們不想讓我發現,我剛剛在監控室應該也要瞄一瞄顯示會客室情形的螢幕。
 
  「好了,你們可以出去了。」我語氣冷然的開口,這兩個人有問題,在他們微微行禮離開會客室的時候,我看到了有種混濁的眼神,掃過會客室的另一邊,那光芒,若有所圖。
 
  不對勁,因為鷹井霧櫻他們兩姊妹沒有坐在沙發上,而是,縮在會客室底的牆角,剛剛我離開時,她們稍微放鬆一點的感覺已經蕩然無存,僵硬的肢體散發出害怕的訊息,她們兩人瞪大著眼,緊盯著已經走出的基層組員背影。
 
  果然是這樣,我剛剛所瞥到的,並不是我的錯覺。
 
 
 
  「今天晚上住這間好了。」我打量著這間小套房,呵,『豺狼』的客房,窗戶外還有附贈堅固的鐵條啊,沒有依照計畫指示反而換了房間,並不想管那兩個基層組員暗地裡打算作什麼,如果是別的,雷闇沒表示,那我也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事關鷹井霧櫻姊妹,就別想會讓你們稱心如意。
 
  鷹井霧櫻姊妹依舊縮在這房間裡我最遠的沙發椅上,瞄了瞄房內的擺設,king size的單人床,對他們兩人來講,應該不會太擠,我拉了張椅子靠在門邊,像是守門般似的坐下。
 
  過了一會,鷹井霧櫻小心翼翼的開口,「今天晚上……」我轉頭,「你是想問看守的人嗎?」我話一出,她們兩人明顯掩不住的緊張惶恐,而鷹井霧櫻僵硬的點頭。
 
  「還是我,」這句回答,似乎讓她們鬆了一口氣,略為欣喜的互望了一眼,「床給你們睡,希望今晚你們也能乖乖配合,我可不想累的提早換班哪。」最後一句語氣說的像是略帶無奈的碎碎唸,我假裝邊伸著懶腰,一邊斜靠在椅子上翹起腿。
 
  不再望向她們那邊,微微的垂下眼簾假寐,好那麼一會,房內的鼻息逐漸平穩,鷹井霧櫻姊妹也以為我沉沉睡去而放心的睡著。
 
  這時,我睜開眼,既然那兩個基層組員想耍心機,那,就在今晚,來作個了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