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腳翹在樹枝上,背靠在粗壯的樹幹上,窩在茂密枝葉的陰影底下,正在盤算什麼時候結束我這自閉的行為,今天早上飛也似的逃離雷闇的房間,早餐也沒吃安全帽差點忘了拿,就直接飆車衝到學校來,沒人的教室,空曠的頂樓,前後窩完,現在像隻猴子似的爬到樹上來。

 
  這樣狼狽的逃離不是因為雷闇又說什麼我很好吃的恐怖微笑,而是我的身體,竟然在他的懷裡,產生了賴床的反應,直到雷闇帶著笑意的聲音把我喚醒,『再睡就要遲到囉,早餐想吃什麼?』跟現在正中午的陽光一樣,雷闇的聲音在我的腦中閃耀。


  沙沙的腳步聲,小蜜穿著醫生袍站在樹下,「小、貓……咪,你還要在樹上待多久?你那個漂亮的小女朋友都來過醫護室找人囉!」小蜜故意長成著音節,學著雷闇的那樣喊著,東施效顰讓人皺眉厭煩,我冷冷的掃她一眼,從樹枝間跳下,「我跟她說你在休息,所以她沒進醫務室。」有著壓抑的沾沾自喜。


  勾勾手指,要小蜜附耳過來,「是誰讓你自做主張的?」微微的拋下一句,在小蜜驚訝的僵硬在原地時,輕輕的擦過她的肩邊,我直直往醫務室走去,或許,醫務室裡的病床,可以讓我這個假病人好好的休息。

 
 
  


 

窩在病床上,不過竟然睡不著,我側看著隔壁空的病床,安靜的醫務室,小蜜沒跟著進來,終於體認到我沒有外表的那樣不具攻擊性是嗎,扣扣,有敲門聲,布廉後的我,立刻蓋上棉被裝睡。


  「請問?……」有女生怯怯的問,「沒人耶……,」然後是一陣小小的討論,有兩個腳步聲慢慢的向布廉這邊靠近,我依舊裝睡微閉著眼,但是警戒的注意著,眼皮留著一絲絲的細縫,微微的氣流,兩人走進布廉裡了。


  有隻手,纖細的小手慢慢的伸了過來,我該按兵不動,還是先發制人,對方有兩個人,應該……,手鏈!我瞄到了那條熟悉的手鏈,是我送給鷹井霧櫻的,繼續保持著睡著的姿勢跟呼吸。


  那隻手,撥了撥我額前的瀏海,我聽見鷹井霧櫻壓低著聲音幾近氣音的開口,「小希,他睡著了!」「嗯,看起來還好。」葉雨希也是一樣的壓低聲音,「真不知道剛剛那醫生是在囂張什麼,不准我們進來!」葉雨希不滿的開口,音量漸大,「說是你男朋友也不准,奇怪!」


  我作勢翻了身,「噓!……」鷹井霧櫻緊張的喊,「別把他吵醒!」「抱歉抱歉……」他們倆沉默了一會,葉雨希又開口,「這麼緊張……,」掩不住的揶揄,鷹井霧櫻可能作勢打了她一下,聽到兩人的嘻鬧,我眨眨眼,似乎視線模糊的慢慢醒來。


  他們兩人馬上收起打鬧玩笑,「對不起啊,吵醒你了。」鷹井霧櫻馬上開口道歉,「嗯,不會,差不多。」依舊是有點模糊的神色,我揉揉眼,坐起,「還好吧?看你睡了一會。」鷹井霧櫻問著順便幫我拉著毛毯,「睡一下就好多了,大概是感冒吧。」我說,真是笑死人了,我會生病,哈哈,多麼諷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