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澄輕輕的點頭,同樣的聲音又在我腦中響起,「對,是我在跟你說話,原諒我要用這種方式才能和你溝通。」冰澄美麗的冰藍色眼睛對我眨了眨,「我可以知道原因嗎,這也是一種特殊能力嗎?」我不禁前因後果都不顧的開口問。
 
  「這是【諾亞】跟【依戀】的副作用,我沒有辦法發出任何聲音和其他人溝通,我的聲帶已經完全的消失了。」冰澄依舊是溫柔的語調跟我解釋,真是太可惜了,美的這麼超凡脫俗人,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一旁的焚焰突然俏皮說,「別被小澄的美貌迷惑了,她可是全組織數一數二的用冰高手喔~」焚焰開口的時間點是那麼的剛好,讓我覺得他好像也聽得到冰澄對我說的話,「那你呢?」我反問一直笑的很開心的焚焰。
  
  「哼哼哼,聽了別嚇一跳,我可是鼎鼎大名的焚焰,火焰的第一把交椅!」焚焰一副非常自滿的模樣,連一旁的冰澄也不免被她誇張的表情逗笑。
  
  冰澄突然捏了捏我的手,「你別看焰整天嘻嘻哈哈,他能表現的情感只剩下“喜”跟“樂”而已。」「什麼意思?」我無聲的動唇,轉頭看著已經跑到組長旁想爭資料的焚焰。
  
  「喜怒哀樂,人基本表達的四種情感,焰只剩下“喜”和“樂”而已。」她的語氣像是輕輕的嘆了口氣,「你是說,其他的感情都不存在了?」我輕輕的回問。
  
  「嗯,差不多是這個意思,我們也不知道是那些情感已經消失了,或是焰沒有辦法表達出來。」我在冰澄跟隨著焚燄移動的眼中,看到一抹深沉的哀傷。
 
  焚焰又晃了回來,指了指另一邊的組長,「他就是β-7,雷闇,他的特殊能力是使用風的力量攻擊,」他得意的摸了摸下巴,「我們是沒有比過,不過我是一定贏的!」
  
  冰澄好心的提醒我,「雷闇死前的記憶已經崩解了,只剩下一些片段,他不太喜歡人提,要記住喔。」
  
  「那你呢?」焚焰頗有“興趣”的盯著我看,一邊的組長終於從那薄薄的資料裡抬起頭,走了過來,「默翼,δ-13,特殊能力是治療,和一部份的念力。」簡單的介紹。
  
  「早就聽說過不知道幾百遍了,全組織都在私底下議論紛紛,可以媲美【諾亞】的治癒能力,你可不可以現場表演一下?」焚焰的心情根本就是一直楚於亢奮到降不下來的地步。
  
  「你如果這麼閒,自己捅幾刀好了,不用麻煩小貓了。」雷闇冷冷瞄了焚焰一眼。
  
  「你怎麼叫人家小貓,難不成你們……」焚焰在一旁輕輕的偷笑。
  
  「性別欄為什麼更動?」雷闇丟出了連冰澄都吃驚的問題。
  
  「副作用,【諾亞】跟【眷戀】的副作用。」我淡淡的說,一旁的焚焰竟然噗的一聲笑出來,被冰澄賞了一個大白眼,雷闇則是不在意的點了點頭。
  
  復活前的事情資料上會有寫嗎?如果沒有那雷闇是從哪裡知道的?更何況那薄的沒有幾頁紙的制式資料,應該不值得雷闇這樣大費周章的研讀。
  
  更重要的是為什麼要叫我小貓?
  
  輕聲的嘟嘟聲,很微小的蜂鳴聲,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
  
  雷闇領著我們走進了另外一間會議室,或是說,一間目前被充當成宴會場所的大房間。
  
  只能從剛剛左彎右拐的路途猜測,目前我們人已經離開最早我進入的荒廢大宅,而是繞到了一旁看似樸素靜謐的民宅中,想必,看似兩棟的建築只是一種偽裝。
  
  初步只看得到昏暗的燈光及裝潢,他們三人自然的朝向某區有著絲狀圍簾的豪華沙發椅區移動,跟著坐下才發現,這簾子,別有洞天。
  
  從外看來幽暗的只能略為分辨簾後人影的晃動,但在內一看,視野可是清楚的如披上一層輕柔的細紗。
  
  雷闇用眼神示意我坐在他身旁,拋了條大黑圍巾和成對的黑手套給我,「時間到了。」雷闇皺了皺眉頭。
  
 

 

 



最後一句有接回去喔XD

15-end.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