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羅雪倩才剛梳洗完,黑朗洛就敲著病房門,「乾媽,早安,我給你送早餐來了。」
 

羅雪倩開了門,黑朗洛揚著手中兩份熱騰騰的早餐,慢慢的用輪椅滑進了病房內,「乾媽,你看我乖不乖,我一大早就跑去給你買早餐囉!」
 

「你呦!八成是哪個愛慕你的護士買的,你就只會辜負人家女孩子家的一番心意,」「哪有,乾媽還是趁熱吃吧!」「好,你也吃。」
 

兩個人說說笑笑的吃起早餐,卻不知道另一邊黑明焱找人找的快火山爆發了,「這臭小子一大早是跑到哪去了?」榛葉安撫著說,「這麼大的人不會跑不見的,何況二弟現在還打著石膏,我們去羅媽媽那邊看看好了。」

叩叩的敲門聲,「羅媽媽,一大早打擾了,我那不成才的弟弟有沒有……」黑明焱的輕輕的走了進來,後面跟的是在偷笑的榛葉。
 

看到嘴裡塞著飯糰的黑朗洛,黑朗洛青筋爆裂的大吼,「你這個笨蛋!怎麼一大早跑到羅媽媽這邊打擾人家,也不想想羅媽媽是病人要多休息,」「喂!我也是病人,你怎麼不體諒體諒我,老是對著我吼,你什麼意思?」黑朗洛用著更大的音量吼回去。
 

「羅媽媽,對不起啊,他們倆個人就是這樣,讓你見笑了,」榛葉一臉抱歉的說,看著孩子氣互相吼來吼去的兩人。
 

「年輕人就是這樣有朝氣才好,而且這樣比較熱鬧,」羅雪倩一臉笑意的看著互相嘔氣的兩兄弟。
 

「羅媽媽,我冒昧的問一下,您的女兒是不是首席死神羅霜?」榛葉遲疑了很久小聲的問,本來吼的臉紅脖子粗的兩人突然停下來了,榛葉想了很久才想到,羅霜珞在冥界用的名字是羅霜,所以她才會覺得耳熟卻又想不起來。
 

「你怎麼知道,霜珞的事情?」羅雪倩詫異的問。
 

「羅媽媽,我以前也是實習死神,指導老師就是羅霜姊,」榛葉高興的說,「羅媽媽,我知道她一直還在你的身邊,你能不能讓我跟安排跟她見見面,我很想念以前一起實習的好朋友們。」
 

「這當然沒問題,我會跟霜珞說的,」羅雪倩輕輕的拍著榛葉的手,「傻丫頭,哭什麼,羅媽媽才點個頭就哭成這樣,待會要是見到霜珞,你要怎麼辦。」
 

黑明焱溫柔的摟住啜泣中的榛葉,輕輕的摟著她的肩,「不是的,羅媽媽,我只是太高興了。」
 

羅雪倩又開口,「榛葉丫頭,你是為什麼會跑去當實習死神?你的個性太善良,一定吃了不少苦頭吧?」
 

「羅媽媽你也知道,這種工作不是隨便人都可以做的,是因為工作量暴增和人力嚴重的不足,加上地獄使者拜託我,才在每次月圓的晚上充當實習死神的,看他們那樣為難的樣子,我才答應的,」榛葉慢慢地說著,「後來,我結婚之後」榛葉抬頭看著黑明焱,「就把工作辭了。」
 

「嗯哼,我昨天半夜有看到她喔,」黑朗洛大聲的咳了兩下,真是的,這兩個人肉麻也不看場合,再不提醒他們,那含情脈脈的高壓電都快讓他心臟麻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