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自葬

DNA同人 自葬

本篇聲明:
嗜血DNA BLOODYMARE台灣代理商為遊戲新幹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全篇為星空藍私人敗德之作品,與DNA官方設定無關,請勿告知新幹線、DNA及其相關工作人員。

嗜血DNA是屬於『電腦軟體分級辦法』分類標準下之『限制級』遊戲。
本篇,十八禁。

技能-生靈:召喚跟自己一模一樣的生靈以分散敵人的攻擊。被召喚的生靈不會攻擊。




  蹲坐在山頭上,他無語了。
  
  大量賞金的殲滅任務是說魔物占領了洛克峽谷,但眼前這吵雜的如同市集的狀況,薩滿的叫囂、獵靈的炮擊,隨著滿地飛散的血肉,魔物雖然還是前仆後擁的嚎叫……但各路人馬早就把洛克峽谷踏成爛泥巴了。
 
  他的生靈亦步亦趨的在身旁站定。
 
  無聲的嘆了口氣,手中凝著血之箭矢卻動也不動。
 
  身旁劃過了盜賊不懷好意的箭,就算挑釁的擦過他的生靈,他也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那盜賊邊惡意的低笑,邊領著他的小隊衝下山坡,而那小隊的尾巴,應該是苦命的聖騎,則是面露古怪的瞅著他一會後,聳了聳肩邁開步伐隨著隊友而去。  


   
   
  這個世界。 
  真是。 
  煩死了。
 
  


  
  邊轉著脖子順便放了透明術和靈魂盾牌,確定防禦、迴避都加成上來後,瞇著眼瞄準之後,遠遠地好整以暇的擲出了詛咒球,毫無意外的把魔物燒得皮開肉綻,震天怒吼之後,果不其然的魔物就發狂的直衝了過來。
 
  勾著冷笑動也不動的繼續下詛咒,任魔物張著流沫的血盆大口狂奔,就在魔物快要摸到生靈之前,頓了兩步開始詭譎的跑位。
 
  左彎右拐輕鬆簡單的拉開距離,加速又迴圈,用眼角的餘光看著,生靈一慣呆滯的隨著他剛剛移動軌跡的跟在後頭,緊追著不放是張牙舞爪藉機撕咬的魔物。
 
  俐落的跳過地面上的樹根,遠遠地再補幾個詛咒,腳一蹬半人高的大石,借力使力的逆向俯衝,瞬移過魔物身邊,就在牠還在疑惑要攻擊生靈還是攻擊本體的時候,一個詛咒攻擊杖擊,圓月般的鋒利刀刃劃過,血花四溢的魔物上下半身就分了家。
 
  低眼看著還在地上滾動的魔物屍塊,抹走了沾在臉上的血跡,轉頭看著只剩一口氣的生靈,沒吋完好得皮膚正勃勃的不停滲出血水,血沫漫在闇精靈灰藍的皮膚上,應該拿仗的右手臂少了半截,恰巧須臾一刻,生靈體內的魔力消逝,如斷線般的玩偶,啪的一聲倒地。
 
  看著生靈面無表情的臉孔,那大概是這番追逐全身上下唯一完好得地方,而現在,那如同照鏡子般的,再也熟悉不過的五官,側倒在地面望著自己,略為放大的瞳孔,安祥的像是要入睡。
 
  應該是消逝的模糊淡影造成一閃即逝的幻覺,生靈的嘴角,微微翹了。
 
  再低頭看了任務單,毫不正義熱血的轉身回城,任務單要求以外的魔物擊殺,並沒有什麼集點優惠獎金加成,並不想浪費氣力。
 
  沿著山脈邊的小凹陷,隱密的避過在不遠幾步路旁互相哈氣的異種魔物,沿著不明顯只有幾個人踏過的小路,慢慢的爬上山坡,踏上碎石子路,準備晃過無害的貨運場,回扎卡特交任務。
 
  然後,想了想,他喚了生靈出來。
 
  一路沉默。
 
   

 

  不管是殺戮。 
  還是享樂。

 


    
  沒了峽谷中的熙熙攘攘,城中那些挾著陰影門可羅雀的街道,有時候還荒涼的比較像是廢墟。
 
  把能用的處理器挪進倉庫,看著藥商扁著眼收下剛剛從背包倒出的那堆垃圾,似乎有些不甚甘願的丟出幾罐靈魂水。
 
  灰白破舊的地板,襯著廣場旁那不知名用途滿是鏽色的鋼筋,空曠的區域,有時還會傳來陰影下乞丐的囈語,看似熱鬧人來人往昏黃的酒吧外,也是這樣滿是蒼涼的景色。
 
  就算是有著打鐵火光人聲鼎沸的鐵匠區,一眼望去,還是一片的黯淡,除了偶見的人族膚色看起來還有一點溫度外,看著所謂人群的遠景,一旁的火光跳動著,和剛剛在峽谷的俯景,也沒什麼不同,一樣的燥動,一樣的昏亂。

 
   
  一樣無聊。 
  一樣的了無生趣。
  
  

 

 

  下篇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